您的位置:首页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四十二章】【作者:渚碧礁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四十二章】【作者:渚碧礁

本帖最后由 伊万卡 于 2017-1-1 11:15 编辑

第四十二章 田乐志(二)


  月朗星稀,明月高悬。嫦娥仙子怀抱乖巧的小玉兔用眷恋的目光遥望这一片她曾经飞升的神州故土。

  本是祥和、宁静之夜可楠城市楠星小区四号楼五楼东门这一户人家屋内却怎么上演着这么诡异的一幕?这家的丈夫醉卧在卧室的大床上,可他娇美如花的妻子此时却正身着性感睡裙与丈夫的老上司贴身暧昧地坐在沙发上不知在听他说着什么。更让人感到惊异的是:这位美若天仙的妻子还在为这个老男人捶着腿,可那老男人两腿间高挺出来的粗大弯弯的东西又是什么?……的老天看仔细了:原来竟然是他的哪根怪异的阳具。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妻子不守在滩醉在床上的丈夫身边照理左右?反而如此暧昧不堪地跟丈夫的老上司厮混在一处?虽然人们有颇多疑惑可这位柔美的小娘子却不为所动,依旧入迷地听着哪个挺着怪异阳具的老男人的娓娓讲述,似乎她的心思都被吸引进了那段陈年往事之中:

  田乐志已经脱光了身上的全部衣物赤条条地趴伏在了玉体横陈的苏静雨身上。粗大怪异的阳具也笨拙地寻找着摘取124师一枝花的秘径!

  “不行,不能这样……那样就太对不起老粟了。”苏静雨最终还是强忍着欲望的灼烧,握住了田乐志的哪根怪异阳具。

  “天,你的这东西怎么长得这么奇怪?我当外科医生也有几年了,这东西也见过不少,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握住田乐志阳具的苏静雨终于发现了他哪根东西的怪异。

  “嫂子,您说什么?我的鸡巴怎么怪了?难道跟营长的鸡巴不一样吗?”

  “你……你怎么说话这么粗俗?能不能含蓄一点?你的这东西不只是跟我们家老粟的不一样,而是跟大多数男人的都不太一样。难道你平时上厕所、洗澡时就没有发现吗?”苏静雨不解道。

  “这……我平时倒是也发现了,不过我本想这世上的人本就全都长得不大一样:有胖有瘦、有高有矮、有聋有瞎的,长得不一样这很正常吧?听您这么一说难道我的鸡巴是天生残疾不成?”只有19岁的田乐志听专业女军医这么一说,心中也惶惶然。

  “残疾?你平时小便时有异常感觉吗?”

  “没有啊。”

  “那射精呢?这么大的弯度能正常射出来吗?”苏静雨认真地问着,显然已经把小田乐志当成了自己的病号,虽然她只是个外科医生,并不是男科大夫,可在战地医院里每个医生都是全才,谁又敢保证人家不懂男科呢?

  “射精?什么射精?”只有19岁的小田乐志显然是懵懵懂懂(在现在看来这很可笑,可在七十年代再正常不过了。) 。

  “你……你连射精都不知道?你们初中时没学过《生理卫生课》吗?”苏静雨惊讶道。

  “初中?俺高小毕业就回家跟着老爹种地去了。俺要是初中毕业早在县里不错的单位找到工作了,还用来当兵找出路?”小田乐志一听就是觉悟不高的那种思想落后分子。

  “唉,看来还真是个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还什么都不知道就来上战场了……”苏静雨发自内心的感慨,这小田乐志太年轻了,人生的美好还未充分体验就要走向生死未知的战场……

  “嫂子,俺也不想啊,谁知道在大后方当兵好好的,居然打起仗来了。虽然我上面还有俩个姐姐,可我们田家的传宗接代就指望我了啊。万一我要是死了……我们田家可就绝了后了……以后俺老爹、老娘可谁来养啊?……”小田乐志说着说着竟有些悲怆起来,头脑里不禁浮现起了自己那已略显老态的父母慈祥面容。

  小田乐志的话触动了苏静雨的柔软心弦,不禁让她鼻子一酸竟有些想落泪的感觉:是啊,这么小的战士不久后就要走上生死未卜的战场了,将直面血与生死的惨烈。或许他真的将一去不返;或许他那还略显稚嫩的年轻身体将被无情的炮火所吞噬;或许他年迈的父母真的将再也无缘看到他鲜活的笑脸……

  想及此温婉娴美的苏静雨母性情怀被点燃,她动情地搂住了小田乐志的赤裸身体,把他揽入了自己温暖、沁香的港湾里。用一双温暖细柔的纤手在他光滑的脊背上抚摸着,把粉脸贴在田乐志的脸上摩挲着,她不想让田乐志感受到自己内心的伤感,于是强装出坚毅鼓励道:

  “乐志你瞎说什么?你会活着回来的,你父母也会再见到活蹦乱跳的你……”

  “嫂子,万一……要是万一我在前线牺牲了,你……你还会记得我吗?”田乐志突然打断了苏静雨的话唐突地问了这么一句。

  “没有万一,嫂子不允许你牺牲,你给我全身全影的活着回来。”苏静雨坚决道,这个时候绝不能说丧气话,不然小战士的意志就会垮掉。

  “可是……”

  “没有可是,你不是想要嫂子的身子吗?只要你活着回来……我……我……我就给你……”苏静雨像是做了个最艰难的决定,最终还是说出了口。

  “什么?嫂子,你说的可是真的?”田乐志惊喜道,一改刚才的颓废,精气神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不得不说有时候女神的诱惑能让男人忘却对死亡的恐惧。

  月光下苏静雨的脸变得潮红一片,喏喏道:“真……真的……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

  “嫂子,你太好了,我保证好好的活着回来……要了你……”说着田乐志竟激动地紧紧地抱住了温玉软香的苏静雨……

  “啊……乐志,别……别这样……喔……你这个小坏蛋。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喔……你怎么跟我家小宝宝一样瞎嘬呢?”原来小田乐志把柔情的苏静雨搂入自己赤裸的怀抱中,恰巧那一对浑圆饱满的雪乳就屹立在了小田乐志面前,情欲初开的他哪里受得了这对鼓胀胸器的诱惑?一口就嘬住了苏静雨那雪峰顶端红艳艳的小樱桃津津有味地品咂了起来。

  “呜……好甜,嫂子,这不会是奶水吧?刚才我就想问没敢问……”小田乐志一边拼命裹吸着乳白色的甘甜蜜汁,一边用红红的舌头舔净了嘴角的乳白色液体仰脸问道。

  “你……别再嘬了,好不容易退了奶,居然又被你嘬出来了……你可真讨厌。”

  “唔……嫂子,你家小宝宝几岁了?”小田乐志仍然没有停下裹吸那泌出乳白色的甘甜汁液的红艳艳蓓蕾,假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