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白领丽人系列之早春二月】【作者:作者:京城笑笑生】

【白领丽人系列之早春二月】【作者:作者:京城笑笑生】

本帖最后由 小邪无帝 于 2017-1-4 20:28 编辑

  (引子)

  已经是农历二月底了,初春时节,山乡的夜晚来得特别早。太阳刚刚坠进西山,霜风便带着浓浓的寒意,向山脚下的延庆县城袭来,而群峰的阴影,很快就覆盖了半个城区。随着晚霞慢慢隐去,那阴影越来越重,渐渐地和夜色融为一体。

  半轮明月,悄悄爬上天际,把清冷的月光洒向田野,村庄和静静的妫水河。

  在县城的边上紧靠小河,几年前新建了一片住宅区。小区里的楼房都不高,为了省去电梯,最多只有六层。山乡僻野,生活简单而平淡。人们依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保留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大地已经沉睡,小区便也沉睡,除去微风拂过柳梢的沙沙作响,还有远处偶尔的一两声狗叫,整个小区里寂静无声。

  在这远离北京城的地方,住的大多数是原先的乡民。家家户户敞开窗帘,灯火通明,没有什么隐私的概念。远远望去,好像晴朗的夏夜,天上那无数的繁星。

  小区最西端顶楼的一家,却和别的住户不一样。洞洞的一扇窗户,紧拉着厚重的窗帘,却又不经意地露了条窄缝,隐约透出些惨淡的微光,好像是荧光屏在闪烁。而对面的住宅楼,正对这扇窗子低一层的人家,也有些与众不同。一幅温柔轻曼的纱帘,几乎遮满了窗子,却也留下条窄窄的边缝。屋内的壁灯,温馨而柔和,勾画出窗台上两株君子兰,那清丽脱俗的剪<偃缬刑焓乖诳剑惨欢ɑ嵊芍缘卦尢荆涸阪K优掀У牡胤剑谷换褂腥绱擞叛盘窬玻渎橄闫⒌娜思摇

  在那扇黑洞洞的窗户后面,端坐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人。他的面前是一张电脑桌,空空荡荡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只大碗和一架军用望远镜。大碗里黑乎乎的,像是什么中药,已经喝了一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那望远镜倒是好货,正宗的俄罗斯原产。房间里面的灯都没有开,只有显示屏在忽明忽暗,照着那男人消瘦的脸颊,紧张而又兴奋。他时而举起望远镜,时而盯着面前的显示屏,还不停地摆弄着鼠标。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对面低层那户人家的客厅,显然是针孔摄像头传来的实时画面,不过清晰度非常高。画面中,温暖暧昧的壁灯下,一对青年男女,衣衫不整,正在沙发上拥抱爱抚和接吻。男人强健有力,女人娇柔妩媚。波斯地毯上,零乱地丢放着男人的衬衫,短袜和运动鞋。再从望远镜里看,年轻男人跪下了,他分开女人的双腿,一面亲吻裸露的大腿,一面隔着薄薄的内裤,老练地抚弄胯间的私处。再看那年轻女人,满脸娇羞,目光迷离,早已是欲火焚身。

  (从望远镜里看,年轻男人跪下了,一面亲吻女人的大腿,一面抚弄她的私处。)黑暗中,电脑前男人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对这个可怜的男人而言,画面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对面低层那一户,就是他自己的家,里面的一切,包括那张沙发,都是他亲手置办的。那娇媚的年轻女子,是他新婚才一年多的妻子,而那个强壮的年轻男人,则是他过去的同事,县中学的体育老师。即使在黑白屏幕上,也不难看出,体育老师是精壮的古铜色,衬托着年轻妻子的身体娇柔而白皙。

  体育老师站起来了,他开始脱裤子,长裤脱掉了,短裤也脱掉了,一根直撅撅硕大的阴茎,青筋暴露,又粗又长,暗黑色的龟头渗出丝丝黏液,在温暖的壁灯下熠熠闪亮。就要开始了,激动人心的一幕就要开始了!桌前的男人激动不已,他的右手不断摆弄着鼠标,把镜头推近,拉远,又推近,再拉远,同时,左手颤颤巍巍地伸向自己的下身。电脑桌下,长裤短裤胡乱敞开着,露出一截丑陋的阳具。

  那玩意儿乍看有些蔫儿,可也在一点点顽强地勃起着。

  哦,哦,噢。

  画面外的男人开始呻吟。

  嗯,嗯,啊。

  画面中,他的妻子和另一个男人也开始呻吟。

  (一)

  一个多月前。

  正月十五过后,县中学又开学了。

  这天上午,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朝南的一面,房顶上的冰凌正在融化。

  远处河滩上,小草已经探出了嫩芽,预示着春天即将来临。十点钟的时候,下课铃声响了,徐小曼怀抱着一堆学生作业本,正穿过操场边的回廊,往高中英语组办公室走去。徐老师看上去很年轻,也很漂亮,像是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打扮和别的女教师不一样,气质更是截然不同。虽然阴历新年才过去不久,她已经换上了春装:暗红色的风衣下面,露出灰色薄呢裙的裙边,腿上是黑色的长筒羊毛袜,配着黑色的半高跟皮鞋,在校园里颇为惹人注目。

  「小徐老师,小徐老师,停一下,停一下!」

  徐小曼停住脚步,回头一看,原来是后勤处的胖婶儿王老师,正风风火火地赶过来。

  「小徐老师,你走得真快,到底是年轻。」王老师一面喘着粗气一面说:

  「学校又弄来了一批桔子,南方货,每人一筐。小徐老师,是叫两个男生,抬到你办公室里,等周末你们家杨老师来取,还是让巴特尔下班给你捎到家里去?」「王姐,谢谢您了,还是先放在办公室吧,一会儿我自己叫两个男生去您那儿,老麻烦巴特尔老师不太合适。」

  「这就对了,小徐老师,上礼拜胖婶儿跟你说的话,看样子你是听进去了,咱们这儿比不上你们北京城,乡下人多嘴杂,喜欢嚼舌头,杨老师又不在,小曼你可得注意影响。」

  「我知道了,我这不是注意着呢。」徐小曼露出一丝不快,「王姐,您还有别的事儿吗?我得去给学生们改作业。」

  「也没别的什么重要的事儿,回头你跟你们家杨老师说,噢,应该叫杨老板,后边儿的小教学楼太破了,你看能不能再赞助一回,我去找乡里的工程队给补补?」胖婶儿没有注意到别人的不耐烦,还在自顾自地絮叨着,「小曼啊,你别嫌婶子话多,杨老师走的时候可是托我关照你的。你知道吗,那个巴特尔在背后说什么,说什么你是他的如夫人,你说,这叫什么话?」「王老师,我真的必须走了,下星期区里要统考。各人有各人的嘴,别人说什么,我没法管,您也管不着,是不是?」徐小曼真的不高兴了,「还有,您别叫我丈夫老板,他不是老板,也是给别人打工,没几个钱。您三天两头要赞助,换了谁也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