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黄蓉堕落史 第十五章--十九章

黄蓉堕落史 第十五章--十九章

黄蓉堕落史 第十五章--十九章

作者 怡蓉居士


第十五章 护爱女郭黄起罅隙 假撮合狗官行挑拔

  自从得手后,吕文德连续好几天处在兴奋与惶恐当中,兴奋的是十年夙愿终
于得偿,那个朝思暮想的娇美人妻终于被他上手,惶恐的是美人儿并未心服口服,
只怕哪一天想不开会来取他性命!

  害怕归害怕,中原第一美人肉体的诱惑力当真是致命的,几可令人战胜对死
亡的恐惧,阅女无数的淫官作梦都在回味压在黄蓉身上时,美人如玉肌肤那柔滑
细腻的触感、结实浑圆翘臀那富有肉感的弹性以及深幽芳径紧凑有力的紧箍之力,
有时候欲火实在难熬,便跑到黄蓉居住的那个小院子里远远地张望,期望一睹美
少妇的绰约风姿,以缓解欲火的煎熬,更幻想着奇迹出现,美人自己跑出来主动
要与他欢好!但也仅限于此了,要他闯进屋子里去赌那美人会半推半就再让他强
上一回,他是万万不敢冒这个险了。

  连着过了三、四天也不见黄蓉的半个影子,吕文德失望之余欲火更加高涨,
在品尝了中原第一人妻的美妙滋味后,现在的他就连对十夫人都提不起性趣了,
只好约了几个猪朋狗友到青楼喝花酒解闷。

  只喝到月上高山,星辰寥落方才醉熏熏回家,甫进入院内,便一眼望见院中
央的梧桐树下立着一俏丽背影,一边低着头一边用手在脸上抹着什么,望其身段
婀娜窈窕,依稀便是黄蓉,吕文德脸上让凉风一吹,酒立刻醒了大半,第一个反
应便是要扭头逃跑,两条脚却似灌了铅,哪里挪得动半分!

  「她是要取性命还是想通了要来与私通?」心中权衡计较,也许是酒壮
怂人胆,对后面那个预设的期待竟然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吕文德壮起胆子侧着
身子慢慢将挪向那个倩影,伸出颤抖的左手在她左肩拍了一下。

  倩影扭过头来看他,明眸朱唇清丽秀雅,果然就是黄蓉,此刻竟是梨花带雨
泪目阑珊,看见是他更是眼眶一红,豆大的珠泪扑簌直下,嘴里喃喃道:「他为
何要如此待我?他为何竟如此狠心,全然不顾夫妻之情、父女之情?……」

  吕文德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揪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将她搂进怀里,
安慰道:「郭夫人,发生甚么事了?是哪个欺负了你,说出来本官为你做主。」

  黄蓉乖乖地任由他搂住自己,将海棠饮露般的小脸贴于他胸口直殷殷地哭泣。

  吕文德知道此时最好的做法就是不要说话,只静静地搂抱着美人,右手不停
地抚摸其背上的秀发,以示安慰。

  黄蓉哭哭啼啼了好一阵,才逐渐缓过来,变成一下一下的抽泣,红着脸从狗
官怀里出来,掏出手帕抹眼泪。

  吕文德扶着黄蓉走到院子一角的凉亭里坐了下来,再次询问缘故。黄蓉红着
脸看了他一眼,也许是真的有一肚子的委屈想要向人倾诉,竟真的把他当成了知
心人一般向他娓娓道来。

  原来郭芙不忿杨过诓骗大小武说父母已将自己许配给他,又误会杨过要拿自
己的妹妹去绝情谷换解药,一怒之下斩断了杨过一只手臂。郭靖以江湖道义为重,
要断女儿的一条胳膊以偿故人之子,黄蓉自然不能答应,带着女儿逃出襄阳城外,
原本打算送宝贝女儿回桃花岛暂避,却终因舍不得女儿,又带着郭芙悄悄折回襄
阳,下一步要去往何处藏身却犯了难,在这个襄阳城里,她二人去到哪里都必然
是受瞩目的焦点,而且此处丐帮耳目众多,很容易就把她们找出来!正在犯难,
恰好遇见七姨太在街上挑选丫环,黄蓉灵机一动,郭靖与丐帮中人绝计很难想到
她们会藏在守备府里,守备府恰恰是她们最佳的藏身地点,一来可以躲避郭靖与
丐帮的眼线,二来又可以暗地里追查那件肚兜的下落,实在是一举两得的好方法

  (当然内心深处还有另一个连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不那么光彩的想法不会跟

  吕文德言明,那就是她很想看看狗官吕文德找不到她而着急上火的样子,想
起前些天吕文德象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的样子她就开心得想笑出来),于是
乔装打扮一番,以玉娘与巧娥的身份躲进了守备府里,却不想羊入虎口,被狗官
吕文德弄上床去坏了贞洁!

  这几天她内心羞愤惭愧地恨不得想要去死,直觉得对不住丈夫郭靖,今天终
于受不住内心的煎熬,主动现身去找郭靖,想要与他言和修好,却不料因为郭芙
断杨过手臂之事一言不和又争执了起来,一气之下又跑了出来,在大街上漫无目
的地游走,方才发现离开了那个家,天下之大她竟无别处可去,更找不到一个可
以安慰她、跟她讲些体己话的人,一路茫然不知所措,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这个院
子,为什么会来这里?她也说不清楚,或许在她下意识里,那个觊觎她美色并且
跟她有过一次肌肤之缘的男人是天底下唯一一个可以安慰她的人了。

  吕文德听完黄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叹口气道:「郭大侠为人正直,
侠义之名天下皆知,自己的女儿做出这等有背侠义之事,心中生气也是理所当然,
只是真要为此事斩断女儿的一条手臂却是太过迂腐了,在吕某看来,侠义之名固
然重要,却怎及自己女儿后半辈子的幸福重要,又怎比得上让夫人开心快乐重要!」

  不愧是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油条,极善将正话反说、反话正说,这一
番说辞明着是在夸郭靖侠义,话外之音暗讽郭靖沽名钓誉,为了自己的侠义之名
不惜伤害自己的家人。

  黄蓉从小生性洒脱任性,这些年嫁给郭靖之后,被迫跟着他忧国忧民,行侠
仗义,心中实则并无多少侠义之念,被狗官别有用心地话里话外一挑拔,更觉郭
靖此番太过绝情过份,委实不该,心中气苦,怨念更加深重起来。

  「郭大侠以天下事为已任,侠义为公,委实让人钦佩,可惜吕某便无此宏志,
心中只想把自己的妻儿老小照顾好,吕某觉得关心爱护自己的妻子也是男人的一
种责任,夫人你说是也不是?」吕文德继续说道,又是一番话里有话的说辞,明
着夸郭靖,实则暗中标谤自己是个懂得呵护女人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