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作者:知乐】【未完待续】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作者:知乐】【未完待续】

《红楼梦之绮梦仙缘》全集(未删节全本)

  作者:知乐

  

  天地之初,一片混沌,原始神魔自虚空衍生,并同时孕育出天地间第一神物——五色神石。

  神人盘古开天辟地,虚空混沌之力分化为阴阳二气;天之清气下降,地之浊气上升,天感地应,阴阳和合,万物皆生。

  人间大劫,天塌地陷!女娲娘娘炼神石补青天,金石本为一体,千锤百炼下炼出了石中之金,此金铁通灵化形为天地第一神兵——如意金箍棒!

  来自五色神石的“如意金箍棒”内含宇宙本源之阴阳两种力量,如果谁能完全发挥出棒内玄奥空间蕴藏的力量,必将法力无边功参造化,达至混沌终极境界!

  而女娲所炼之石仅剩一块未能用上,经神火熬炼再加天长日久吸收日月精华、天地元气,此石竟然孕育出灵猴一只,即后来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因同源而生,所以三界之内唯有悟空方能舞动如意金箍棒!

  时光变换,岁月如梭。天地人三界平静了两千年后,人间界已是公元22世纪,文明的飞跃伴随的却是道德沦丧、物欲横流,而导致怨气冲天、邪气肆虐,阴暗淫邪的气息唤醒了沉睡中的原始之魔——浑墩魔祖,为毁灭而生的魔祖大肆诛神杀佛,三界之内全无对手,满天仙佛岌岌可危!

  仙佛大军不敌暗魔军,最后只得退守天宫之内,如来与太上老君等法力高深的仙佛合力布下“道佛结界”勉强挡住了魔军的进攻,但在魔祖功参造化的原始魔力下,结界日渐衰弱只能支撑二十八天。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与天同寿的仙佛们面对这弹指即过的“刹那”光阴,不由心神恐慌,苦思退敌之法。

  (作者知乐留言:红楼普通群号在公众版章节里,请新书友耐心找找!VIP群只队起点VIP用户开放,群号在VIP章节里,订阅的书友都能看到!加群时必须输入起点昵称才能通过;另外,知乐将最开头1到4章做了一下修改,兄弟们看后给个意见,看相比原来如何?)

  第一章 一夜情缘

  摇曳的暧昧灯光下,喧嚣的阴暗酒吧里,石钰以优雅的步伐向目标行去,俊朗的面容透出善意的信息,唯有那嘴角微翘,挂着的一抹笑意,才露出了他潇洒不羁的风流本性。

  肩宽身长的人影停在了僻静的角落,在这人潮沸腾、纸醉金迷的空间里,这儿就像世外桃源般雅静幽深。双目迷离、面颊红润的都市丽人静静的斜倚桌边,一手支着丰润的下颌,一手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水晶酒杯,湿润的红唇平添几分性感风情,恍惚间好似夜色下勾魂夺魄的美艳精灵。

  「你好像很忧伤,为什么?」石钰明亮的双目仔细的注视着眼前透着阴郁的丽人。

  丽人无语的瞟了他一眼,更加忧伤的喝了一大口杯中的鸡尾酒,那淡淡的红色划过杯壁,流入了红润的性感双唇。

  隔桌而立的石钰看得心神微荡,身为花丛老手的他外表毫无变化,但已在心中选定了今晚的猎物。

  「在这个被人遗弃的世上总有人比你更孤独!既然相遇,可以互相安慰一下吗?」石钰富有磁性的低语带着打动人心的悲伤,他已经决定让这个夜晚因激情的火花而变得多姿多彩。

  修长的手指一顿,丽人双目低垂,思考片刻后,抬首目不转睛的盯着搭讪的男人,「你很会说话,你比更孤独吗?」「经历了太多,所以无法不孤独?」石钰同样一眨不眨的回望着丽人,低沉的话语透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无奈。

  丽人的目光刹那间柔和下来,白皙的手臂轻轻一抬,优雅轻柔的示意对面这个忧郁耐看的男人坐下。

  石钰自然的坐在了丽人对面,他聪明的放弃了女人旁边的座位;距离产生美,这时可不能让她产生防备不满之心,要知道得意忘形总是伴随着功败垂成!

  「今天是2059年9月1日,」石钰举杯向丽人示意,在她不解的眼神下抛出了最后一枚重磅炸弹,「今晚,忘掉一切,希望我们都能快乐!」女人举杯相应,莫明的眼泪让红润的双目显得更加妩媚多情、风情万种。

  「!」激情的呻吟回荡在豪华的酒店套房内,柔媚的玉体的石钰强健的阳刚之躯下扭动、挺摆,尽情的享受着醉人的春色。

  男人的强势深埋在身下嫣红遍布的丰盈玉体内,强大的冲击在富有节奏的律动下给女人带来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情欲狂潮。

  狂野的欢爱在男人将女人搂抱着贴墙而立之时达到了颠峰,两个赤裸纠缠的身影在挺动与摇摆中行遍了房内的每一个角落。

  「呀!」无力的女人软软的挂在了石钰身上,强大的热流狠狠的冲入了早已不堪挞伐的女人体内,男人也在酥麻中搂抱着她缓缓的倒在了按摩浴缸内,强弱不一的水流从四面冲击着心满意足的欢情男女,让他们慵懒的享受着性爱后舒畅的感觉。

  清晨,石钰开着他风尘仆仆的古董「法拉利」在高速路上狂飙飞驰,脑海里不由回忆起分别时的一幕,嘴角再次挂上了洒脱的微笑。

  「留下来吧!我愿意陪你过一生!」女人痴痴的牵着石钰的大手。

  「对不起,我们只有12小时的情缘!」男人温柔的轻拥女人,在她双唇上轻轻一吻,「再见!如果我再来到这个城市一定找你,希望你今后过得快乐!」在女人恋恋不舍的眼神下,男人潇洒的发动了引擎,毅然的再次开始了他的流浪之路。

  已经五年了,今年25岁的石钰已经流浪了五年,他心中总有一种呼唤,牵引着他去寻找一种未知的感觉,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寻找什么?!他只是不停的游走在不同的地方,每到一地,更会不由自主的寻找一夜情缘,只有在与漂亮女人的缠绵之中他才能感受到一丝踏实的感觉,可是天明一刻他的心中仍然是空荡荡的毫无着落,只能继续漫无目的的向前走,没有终点的寻找那难以名状的感觉。

  一辆高级的悬浮飞车从石钰的古董车上空呼啸而过,将他从沉思中惊醒;随风传来车内人不屑的口哨声,他望了望仍在自动驾驶状态的古董车,漠然的抬头望向高空中来来往往的代表着地位与权势的飞车。

  这难道就是生活?!飞车的一扇车门就够平凡人家吃一辈子了,这些高高在上的「大爷」们除了每年演讲时流下那虚伪的眼泪外,可曾真心为民众想过一丝半点?

  仰首望天的石钰黯然的叹了口气,微微摇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