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阴阳神功】(改编版)(10)【作者:王大锤】

【阴阳神功】(改编版)(10)【作者:王大锤】

12 【阴阳神功】(改编版)(10)【作者:王大锤】 作者:王大锤
字数:46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十章

  正如小鸡出壳后,会把看到的第一件事物当成自己的母亲。如今小龙心神经
历一番崩溃重塑之后,对于第一眼见到的,绝艳惊人的冬梅已是充满眷恋与依赖,
但在此之余,却又是无比的迷茫懵懂。他的脑子中灌满了冬梅强行灌输给他的许
多信息,但是毕竟都并非亲身经历。

  「轩弟,你感觉怎样了?」冬梅冁然一笑,一脸秋波烘春,脉脉含情地凝视
着他柔声而问。

  「我……」

  小龙欲言又止,想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想要回忆,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忽然又渐渐省起自己与「亲姐姐」正袒裎相见,偎着她曲线玲珑的温软娇躯,一
大片雪白酥腻的肌肤近在眼前,沃腴间丘壑起伏,密密的汗渍分不清是谁濡湿了
谁,不禁更是发窘,内心深处更是泛起一种极为不妥之感。

  毕竟他是出身名门世家,虽然自小居住海外渔岛,但圣贤之书也从来没有少
读过,内心深处对于人伦义理的认同已是根深蒂固,即使目前记忆模糊,也下意
识地认为男女之间该有大防,而姐弟乱伦更是一种万人唾骂的行为,不觉就想起
身离冬梅远些再说。

  不料冬梅早已觉察他的所思所虑,忽然双手一下用力,将小龙拉得卧倒在她
身上,又紧紧揽住他的颈项,深情款款地说道:「轩弟,我的宝贝儿,我爱你!
自从你三年前重伤不省人事后,我日日夜夜都盼着你能醒来和我相会……为了你
能早日痊愈,这些年来,夜夜都用阴元替你疗伤,也不知耗损了多少功力,折了
多少寿元……你现在一恢复过来,就这么没心没肺地想着要离姐姐而去吗?」

  「不是的……姐姐……」听着冬梅的如怨如诉,小龙既是自责又是慌乱,他
的头正深深埋在她汗湿的奶脯间,混杂着潮汗、体香、口唾气味的乳脂香钻入鼻
中,微刺的幽甜汗味十分催情,不觉下腹生出一团欲火,还未彻底消软的龙杵又
再次挺立起来,当即已被冬梅一手握住。

  纤纤素手探入他的胯下,抓住硬梆梆的龙杵,冬梅不觉暗自惊诧感叹,之前
一轮畅快淋漓的采补收获的精元之纯之烈简直堪称空前绝后。她曾经采补一名苦
练三十余年童子功,平生精元从来不曾外泄的四旬道士,当时让那名道士直接喷
出了血精,过后功力尽泄,人也彻底废了,已堪称她平生最为满意的一次采补,
让她功力足足增长三成,然而即使是那名道士,也依然比不上从小龙身上采到的
精元的五成。

  虽然知道小龙天赋异禀,但损失了这么庞大的精元也起码该好生调养数天甚
至近月才能再行房事。却没想到还不到半个时辰,小龙就已重振雄风,而且龙杵
血脉搏动依然充满了浑雄有力的无比生机,其精元简直犹如无穷无尽一般!

  却不知以鲸类之庞大,生命元气也是人类的千倍以上,又何况即将化龙的龙
鲸?小龙吞服鲸珠,体内积蓄了大半龙鲸精元,其量又岂是眼下这点消耗所能折
损根本?

  偏偏小龙所修行的《丹铁神功》又是道门玄功,重在修成肉身如铁如鼎,禁
住全身窍穴毛孔,让自身精血元气始终不外泄于外,再以肉身为炉鼎,采天地日
月精华与自身精血熔炼为一,成就玄门金丹。如此一来,龙鲸的精元一直积蓄小
龙体内,九成九都不得利用,只是淤积于骨髓之中。这样下去,待小龙百年之后
若有人焚烧他的尸骸,便能得到龙鲸精元固化的类崂印梗晌奖╅逄煳铩
如今冬梅盗采小龙阳精,只是令他骨髓内的龙鲸精元稍稍激活,释放出一丝就补
足了元气,根本就无足轻重,反而让小龙血脉生机因此而活络旺盛了一些,仿佛
适量献血后促进造血功能,对身体反而有益。

  发觉小龙元气丝毫不损,冬梅惊诧之余更是喜出望外,只将手中的阳物儿轻
重适中地揉捏着,将殷红丰润的双唇凑向他的耳边,轻轻地哈了几口热气,骚媚
淫浪地低声说道:「我的亲亲轩弟,这三年来,每天夜里姐姐可是都在伺候着你,
像母鸡孵小鸡那样小心孵着你,你的宝贝儿可一直都是在姐姐体内过的夜,被滋
养得更加肥壮雄伟了许多。好不容易才让你醒来了,难道你就不能也尽心伺候姐
姐一次吗?」

  「我……」小龙毕竟不是风月老手,脸埋在一对雪腻柔滑的丰乳之间,只闹
个大红脸,却不知该怎么「伺候」,只讷讷说道:「……我都听姐姐的……」

  忽然只见臻首微抬、星眸微阖、檀口轻启、丁香微露,小龙福至心灵地将嘴
凑近,便被冬梅搂紧他的颈子,将香润凉滑的小舌头渡入他口中,两人忘情吸吮、
津唾交流,吻得悱恻缠绵,天旋地转。良久良久,她才昵声说道:「姐姐忙活了
这么久,身上出了许多汗,你先帮姐姐洗一下身子吧……」

  「那,我去打水……」小龙俊脸赤红,脑袋里烘烘然一片,正想强遏欲念起
身,却被冬梅依然死死抱住不放,只见她一手勾住他的脖颈,另手单臂轻舒枕于
脑后,螓首后仰,慵懒地笑道:「傻弟弟,我是让你和以前一样,用你的舌头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