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梅花档案】(改编版)(03)【作者:nizai2020】

【梅花档案】(改编版)(03)【作者:nizai2020】

5 【梅花档案】(改编版)(03)【作者:nizai2020】 作者:nizai2020
字数:38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三章惊悚一夜

  事情回到三天前夜里,在摇晃的灯光下在客厅的梅芳虽然手上正做着针线活,
但是思绪却飘向别的地方她觉得自己不能这样下去,她不能再对不起丈夫特别是
儿子阿才。

  早上阿才的反常让梅芳非常担忧,她怕这件事情被阿才发现。

  担忧中又夹杂一层深深的内疚。

  其实梅芳第一次越轨后就常常警告自己不能在跟楼上的男人发生关系,可是
老公鹏举由于国家建设常年也没回家几次,此时梅芳正是虎狼之年每晚一个人在
床上都是辗转难眠她需要男人。

  正在这时楼上男人出现在她面前,如果是别的男人是近不了梅芳身边的,梅
芳是个保守的人家里是医学世家,父母的家教一向很严,所以她知道男女有别。

  对于这个丈夫一直常年在外的人妇,而且是非常漂亮的女人,自然也引引不
少浪子套近乎可是梅芳都是冷言冷语,让他们无从下手。

  可是这次出现在眼前的却是自己的青梅竹马「」汉清「,汉清是梅芳表哥,
两家世交两人从小玩到大大学时两情相悦便不可分离。

  原本各自完成学业就准备结婚,可是国共之站打响拆散了这队情侣,汉清父
亲是国军将领为了不让儿子牵扯内战秘密送到海外进修

  这位老将军对内战还是不耻的他不怕死在日本人手上,却害怕死在自己人手
上。

  从此梅芳和汉清就再也没见面,一直到后来梅芳碰到丈夫鹏举结婚生子事情
就结束了。

  梅芳这时做着针线活想着和汉清以前的点点滴滴心里又生出一股甜蜜。

  一想到这段时间和汉清在床上温存的画面,梅芳更是羞红一脸。

  这个在外喝过几年洋墨水,又在香港住了将近10多年的男人在床上总是能
做出新奇古怪的举动,梅芳以前还是非常抗拒那些古怪的想法觉得那不是一个正
经女人倒像那些烟花之地的女人,特别是最近汉清还买了不少新衣服旗袍什么的,
有次居然提出穿着旗袍做这让梅芳很震惊立刻拒绝了,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让梅
芳陷入一层担忧她怕这个10多年没见的老情人只是像那些浪子想玩玩自己,担
心汉清趁有任务在身在外只是找个女人叙叙旧。

  梅芳发现居然对楼上的人产生了依赖感,最后还是呦不过汉清,让他得逞过
程中的刺激,疯狂,每一次冲撞都让梅芳达到情欲的顶峰,以至于随后每次都会
兴奋好几天可是每次冷静下来又觉得又不起家庭,这种思绪反反复复缠绕着梅芳。

  想起汉清早上的行为梅芳纠结了,一晚上大战梅芳起来发现地摊被子上到处
都是自己和汉清战果,还传出一股淫菲的气味此时从地瘫上爬起来的梅芳想打开
窗户,这间阁楼不大却很矮,只能够一个成年人身高,所以并没有床只是在地上
铺了毯子和被子,地板也是木板的有个小桌子是吃用的,原本就被当做储物间用
的前面有几个柜子是梅芳储存药物的地方,梅芳是学医没事喜欢自己配几副中药
给医院的病人,梅芳穿好衣服爬到窗户前正准备开窗却听到一声「慢会暴露我的」,
汉清此时警觉了起来激动的爬起往前一靠正好下身撞到梅芳屁股梅芳狐疑的说你
没闻到房间里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吗?你是不是一直都不开窗户的边说边拉起窗户
汉清此时正被眼前身体吸引住了,一个具美妙身姿跪趴在眼前一手称着窗台,一
手准备拉起窗户,

  这时一只手往前轻轻握着梅芳的右边胸脯慢慢的蹂躏起来

  梅芳停止动作转过头刚想怒斥几句,可是另一只手已经摸到梅芳的下身,手
指已经伸进草丛中轻轻的挑拨很快下身的草丛就被溪水贱湿了,

 男人很得意最近这段时间眼前女人已经在自己努力下已经变得相当敏感了

  梅芳此时觉得全身酥软无力乳房上的顶点被男人手指间的细缝轻轻滑弄已经
翘起了,仿佛需要男人手掌更大力的抚弄下身更有一股暖流徘徊在小腹之间,男
人的手指却轻轻引导着这股暖流梅芳此时眼睛微闭,

  呼吸频率也加快了已经忘了自己一只手还撑着窗户

  男人知道梅芳动情了下身的分身顶端规律性的轻轻撞击着梅芳屁股中间,梅
芳此时只觉得身体如千万蚂蚁撕咬昂这头,小嘴已经轻轻呻吟起来梅芳没想到这
这个男人几下挑逗之下,自己就已经浴火焚身了。

  汉清觉得是时候了,他觉得跟一个贤妻良母一样的大美人在窗户前做爱有一
种男人与生俱来的征服感,

  他的分身已经隔着梅芳的草丛外的布料冲击这秘密花园

  梅芳转向头望向汉清恳求到「阿——汉清别弄了,阿才马上就醒了我还要做
饭呢!汉清哪里肯,左脸摩挲梅芳右脸在耳边轻声说道」我会很快的,你不觉得
在窗台边做爱很刺激吗?「此时梅芳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正手撑着窗台窗户已经
快被自己拉开一半了。

  看着外面,虽说太阳刚升起不久,外面街道上已经有人挑着东西准备开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