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枫叶】(07)【作者:hardman0301】

【枫叶】(07)【作者:hardman0301】

5 【枫叶】(07)【作者:hardman0301】 作者:hardman0301
字数:115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七章惊喜

  由于日程安排的较紧,我从北京回来便参加了这次聚会,多日来未见雨馨,
此时伊人的出现让我倍感陌生。她依然是如此的冷艳,但今日此时的她却不再是
往日的那份淡雅,更多的是一种让人难以自已的妩媚。如果说雨馨在我心目中的
形象一直是东方女性的内敛之美的话,那现在则完全是极尽女性之魅力,就像西
方神话里的美杜莎,看上一眼也会摄人心魄。

  本就极为深邃的眼睛刻意的画上了细长的蓝色魅影,瓷白的脸颊淡淡的腮红,
像是美人微醉挑动着男人的情欲。绚丽的艳红双唇饱满而湿润,让她的成熟性感
中又饱含着火热的激情。秀发已然及颈,微微有了长发的雏形,不同于往日知性
练,此时的雨馨则是秀妍中蕴含着诱人的娇媚。美人百变,却总离不开美。

  雨馨身着一袭色的棉质吊带短裙,弹性的面料像是一片荷叶将身体紧裹,
在右侧腰臀处系紧。这样的设计将纤腰丰臀的玲珑凹凸完全的展现出来,让我有
幸第一次真正的见识到雨馨那傲人的身材。她的胸口袒露出的大片雪白在黑色的
映衬下格外显得耀眼,玉颈香肩肤如凝脂,纤然又不失丰腴,v字的开口并不深,
却仍然遮不住那深不见底的乳沟。胸前的褶皱设计像是一对布袋,勉强的兜住沉
甸的硕乳,而那一对白胖的玉兔却又似不甘寂寞一般,挣扎着将束缚一点一点的
撑平。短裙的下摆似两片玫瑰花瓣,一侧及膝,而另一侧则短了许多,两块布片
呈不等的燕尾型在腿根处交叉,让人担心行走时随着布片的掀开会暴露出内里的
春光。当然设计者绝不是为了暴露,这样引人遐思的构造能够增添神秘的气息,
对于一个身材气质俱佳的主人来说,只会让其魅力倍增。

  我微笑着走过去拉着雨馨的右手,向兄弟们做了简短的介绍。雨馨迈开裸白
的双腿随着我入席,一双灰蓝色的毛面细高跟让她第一次站在了制高点。虽然我
不喜被女人俯视,但倍显高挑的雨馨还是让我感到欣喜,如此妆扮的雨馨完全艳
盖了在场的所有女性。然而欣喜之后,我又有一丝隐隐的不安,因为此时的雨馨
就像是魅惑众生的妖物,作为我的另一半安分的相夫教子,兄弟们怎么觉得?而
我自己呢?

  酒宴的进程证实了我的担忧,女眷们对雨馨敬而远之,客套的相互招呼完之
后便撇开了她。而兄弟们碍于自己的老婆在场,对雨馨的态度也是极为冷淡,仅
有孤身一人的赵文清无所顾忌,不时的逗雨馨说5贶岸哉晕那迦匀环锤校
勉强的应对两句便不再搭理。雨馨一向高冷,陌生人面前很少说话,我没有过多
担心她受冷落,看到她时而看着手机发笑,我也就释然的跟大家叙起旧来。

  大家互相揭发着彼此旧时的糗事,自然少不了众人的哄笑,但雨馨却如同出
世一般毫不所动。渐渐的话题转移到我,而赵文清竟然开始说起了我过往的情史,
大家冲着他使着眼色,可赵文清却丝毫不顾忌我不满的眼神,眉飞色舞的唾液四
溅,还不时的看向雨馨。我尽力的克制着怒意,我并非开不得玩笑,但赵文清与
我之前的矛盾让我无法相信他只是在无意的调侃。雨馨此时仍是不动声色,不知
道是因为她足够睿智还是隐忍不发,但这样的表现却让我有点失落。聪明的女人
知道何时应该呆萌,雨馨正是这样的女人,所以她不会让我失落很久。很快我的
大腿上便迎来了温柔一掐,在我沉醉在痛至心尖的快感时,雨馨幽幽的说了一句:
「回头找你算账。」

  「你他妈的发什么神经,有完没完。」我终于无法忍受赵文清的细碎,骂出
声来。虽然看似玩笑式的怒骂,但在场的众人都能看出我的愠色,赵文清停止了
絮叨,但仍是不甘心的发泄了两句不满。

  寝室六人,我排行第三,除却我和老四章斌外,其余几人都出自农村。自幼
熏陶养成的性格即使如今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仍然保持着质朴的本
性。赵文清是其中的另类,他本是几人中家境最为不好的一个,却被花花世界改
造的最为彻底。虽然个性仍然憨直,但他却刻意的把自己装扮成圆滑世故的形象,
加之对物欲的追求,让其变成如今这样不伦不类的样子。论及圆滑世故,我们几
人中当属章斌为最,魔都人本就精明,而他的父亲又是一个镇长,出身官宦家庭
的张斌从小所见的世面自然是我们几人所不及的。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欢聚的时刻自然少不了美酒。学生时代大碗喝酒的日
子已一去不返,从分酒器中匀出的小杯白酒虽然少了些快意,却也避免了众女眷
们的干涉。就这样保持着和谐的状态,酒宴持续了一个多钟头,家眷们早已酒足
饭饱,孩子们在这封闭的空间自然是坐不住的。妻子们各自叮嘱了自己的丈夫,
便带着自己的孩子一一离开。

  包厢内剩下了六男一女,雨馨依然恬淡的坐在我身旁,但场面却因为家眷的
离去而产生了变化。众人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对饮的容器变成了红酒杯,而谈
话的内容也因为章斌和赵文清的带动开始掺杂进声色犬马,竟然丝毫不在意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