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少年的欲望】(11)【作者:lvmvlv】

【少年的欲望】(11)【作者:lvmvlv】

10 【少年的欲望】(11)【作者:lvmvlv】 作者:lvmvlv
字数:72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11)不完美的夜晚

  看了眼晕过去的滕老师,我也顾不了太多,抓起短裤和T 恤套上,连内裤都
来不及穿,就赶紧开门出去,顺手把门关上,原本昂然傲立的小弟弟早就缩成一
团了。出了门,看见妈妈正在换鞋,整个人站立不稳,摇摇晃晃,明显喝的比昨
天还多,送她回来的还是董阿姨和钟叔叔,把妈妈扶到沙发坐下,我抬头看了一
眼董阿姨。董阿姨笑道,「柳局今天对下面是来者不拒,纵然没几个人真有胆子
让领导喝,但架不住人多。」

  等我走过来,董阿姨已经把妈妈扶到沙发旁,我也搭了把手,扶着妈妈坐下。

  妈妈靠在沙发上,轻声道,「我没事,你们先回去吧。」看来妈妈神志还是
清醒的啊。

  董阿姨闻言,「那我先回去了,柳局。明天下午我再来接您。」

  「嗯。」妈妈点点头。

  董阿姨转身和一直站在门外的钟叔叔离去了。

  一直提心吊胆的我,暂时平静下来,看着斜倚在沙发上,媚态横生的妈妈,
感觉小弟弟又蠢蠢欲动,卧槽,我没穿内裤啊,赶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还好,
关键时刻我还是有几分定力的。

  妈妈勉强坐直身子,看见桌上的杯子,拿过来一口饮下,我都来不及阻止,
目瞪口呆的看着,卧槽,这可如何是好。似乎是嫌热,妈妈将西服上衣敞开,还
好衬衣扣得好好的,但那浑圆饱满的凸起让我一阵眼热。

  「咦,吗,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还喝成这样?」

  妈妈重新仰面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今天都是内部人,又正值放假,开
始的比较早。都是老部下了,喝得多了点。」这个姿势更加凸显妈妈酥胸的挺拔。

  我定定神,「妈妈,我扶你去房间休息吧。」这样子,肯定没法自己洗澡了。

  妈妈也明白,晃了晃愈发沉重的头部,「嗯。」

  我扶着妈妈,妈妈半个身子靠在我身上,闻着迷人的体香,感受着压在臂膀
的柔软,我心中哀嚎不已,「不要这样啊。」

  好容易把妈妈送进房间,妈妈脱掉西装上衣,仰面躺在床上,下身的套裙褶
皱起来,妈妈今天穿的是灰色的吊带袜。我装作啥也没看见,帮妈妈把双脚抬起
来平放都床上,然后去找到空调遥控器,打开空调,「妈,空调给你打开了,我
出去了啊。」

  妈妈闭着眼睛,似乎没了力气,「嗯,儿子真乖。」

  我步伐僵硬,浑身紧张,急匆匆的出了房间,关上门,连灯都没关。因为我
在刚才找寻遥控器的时候,把手机调到摄像状态,藏到了正对着床的电视柜上面,
被放在上面的几本书遮住,只露出了摄像头,正好对准床上的妈妈。我在门外侧
耳倾听片刻,房间内毫无动静,妈妈似乎睡着了,也可能是动静小,我们家的们
是特意做了隔音处理的。

  眼见听不到什么,我又赶紧转回了自己房间。房间里,滕老师依旧躺在床上,
侧着头,眼神迷茫,似乎刚刚醒来,看见我,刚要开口呼叫,我一把捂住,「别
出声,我妈在家。」

  滕老师被这句话刺激的清醒过来,惊恐中似乎掺杂着几分希冀,我冷笑一声,
「滕老师,你现在这样,适合见我妈吗?」

  滕老师顿时僵住了,我看了一眼床上那一大片湿迹,「啧啧,你的水可真多
啊,」闻听此言,老师羞愤欲死。

  我却不放过老师,「在学生床上潮吹的女老师,你觉得我妈是会偏向她的宝
贝儿子,还是一个不熟悉的,可能勾引她儿子的女老师?」

  滕老师默然无语,低低哭泣起来。我又看了一眼床上,有点怪啊,凑近一看,
一股尿骚味传来,哇,女老师刚刚居然吓得失禁了,可能因为刚上过厕所,量不
多,但我嘿嘿淫笑起来,「滕老师,你刚才居然还失禁了啊?啧啧,真是想不到
啊。」

  羞愤、绝望、惊恐、无奈、委屈,各种神情交织在脸上,滕老师终于彻底崩
溃了,把脸埋在床上,失声痛哭起来。我也不阻止,妈妈进房间了,听不到。只
是伸手在老师的身上游走抚慰。

  过了一会,哭声渐小,变成了滴滴答答的抽噎,我淫笑着将老师扶起,拖到
另外半边床上,我的床可是2.5 米宽的大床。完全没了力气的老师任我摆布,毫
无抵抗,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上满是绝望麻木,似乎认命了。

  摸了摸老师的下体,连裤袜和内裤的裆部都湿透了,我也不打算脱掉,反而
去地上捡起老师的高跟鞋,替老师穿上,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分开老师的双腿,
成「M 」型举起,接着轻松地进入了湿滑柔软的小穴,老师除了一声低低的闷哼,
再无反应。

  我舒爽的抽送着,而被折腾惨了的滕老师在药物的配合下,心防已然暂时崩
溃,很快就传出了控制不住的诱人呻吟声,但老师仍然咬牙坚持,不肯配合我,
已经恢复一点力气的老师双手摊在两侧,拳头紧握,对我的挑逗苦苦忍耐,以沉
默对抗我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