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76)【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76)【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4 【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76)【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字数:47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176,你,没有隐私

  在男人的命令下,琼浆顺着男人的大腿左一下,右一下,一扭一扭的向里挪
了挪屁股。一路上娇嫩的阴部不断的被男人的汗毛刷过,产生了一阵奇痒和一种
怪怪的感觉。她暗自提醒自己,这是有感觉了,如果真的被人家了也不能有特
别舒服的表示,要看起来无所谓一样。不然会被人家缠上的。

  等到琼浆骑好之后,男人开始不停的振动起自己的那条大腿。为了骑稳,琼
浆只好用双手撑在男人的膝头,稍稍翘起屁股。这时候她发现刚才自己阴部接触
到的地方已经湿漉漉的了。连忙抬起了自己的阴,把手掏到两腿之间,用掌根擦
掉了那种湿迹。

  「不用擦。我不在乎。」男人说。

  『我在乎,』女人心里想着。只是没想到不擦也没什么气味,一擦,水没了,
一股骚气反倒升起来了。『刚才要是拿几块抽纸在手里就好了,,』女人心里想
着。正在这时,她感觉到了那只大手重新放到了自己的后背上。

  这回男人还可以亲眼看到女人的后背好像一匹铺开的洁白的绸缎,没有一点
瑕疵,平平整整。手放到上面感觉一定好的不得了。

  男人的手是除了嘴和眼睛之外最能向女人传达男人意志的身体部位,在女人
的背上转了一圈又一圈,转了一圈又一圈,连带着还摸了滚圆的肩头和芊芊细腰。
转了几圈之后,在女人身后的最下端,那个美妙的深沟的末端停了下来。在那里
用指甲剐了两下。

  女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你屁股上还有酒窝呢。」男人用指甲抠着女人屁股蛋上的某处说着。

  女人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喜欢所有带坑的地方!』

  「好了。」玩弄了一会,却没有进去。这时男人说话了。「起来吧。」

  女人觉得『那事』要开始了。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不是对自己丈夫的
不忠,,这只是一次工作而已,,』她一只手横着护在胸前,一只手分开五指捂
住自己的阴埠,暗暗的在心里解释到。『只要他不知道,这事情就和没发生一样。
我的身体肯定没有感觉。一点感觉也没有!』

  「躺倒我腿上来,,」男人并拢了自己的双腿说

  「躺那里?」琼浆第一次竟然以为听错了。

  「躺我腿上。」男人又说了一次。

  这次琼浆知道自己没有听错,『这样他也能干?那他那个东西得多长?』听
明白到是听明白了,可是疑虑更大了。

  当书记再次拍打他的大腿的时候,琼浆忽然明白是怎么『躺』了。她先是坐
到了书记大腿的一侧的沙发上,然后转身,慢慢的横着躺到了男人的腿上。这时
她把脚放到了沙发上,蹬住沙发的扶手向上『窜』了一下身体,让『腰眼』正好
『担』在男人的腿上。心中暗暗说到,『看你怎么干!』

  男人温柔的拿开了女人护在胸前和阴埠的两只手,把它们轻轻的放在了女人
身体的两侧,

  女人这时发现自己像被摆到了餐桌上一样,而男人正在餐桌前围襟正坐,准
备就餐。一线凉意过后,刀叉之类的餐具摆在了自己的肚皮上。而他的食品正是
自己的内脏。

  琼浆心里害怕但是也无可奈何,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做出了反应。她的身
体反弓着,头和脚都垂了下去。心里紧张得「砰砰」乱跳。甚至从外面都可以看
得出来了。

  「抬一下你的腰。」高高的上面传来了「轰隆隆」的男人的声音。「你的心
跳的好厉害!」

  琼浆抬起了后腰,她不想让男人看到自己的心跳。可是心跳,肠子蠕动,这
些动作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她唯一能做的是不断的安慰自己『就那么几
下,很快便过去了。』

  可能发现了什么脏东西,男人用一只小指的指甲挖了挖女人的肚脐,再把挖
出来的东西一口气吹掉了。凉气刮到了自己的肚皮上这又引起了女人身体的一片
剧烈的痉挛。她用头和脚支撑着身体,反弓着后背,阴埠挺得高高的。小腹却紧
紧的收缩了进去。

  「呵呵」男人感到了乐趣,他为了不让女人的反应过于强烈,停止了抠挖,
用那只手手掌边缘像掸土一样在女人的肚皮上继续轻轻的划拉了两下。

  于是女人停止了剧烈的颤抖,慢慢的恢复了平静。但是肌肉仍然紧张的绷着。
两只小拳头攥得紧紧的。

  「别害怕,」上面好像远远的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你在家里,也是这样吗?」

  「他不这样做。」琼浆喃喃的说。这里的『他』自然指的是自己的老公。尽
管她现在绝对不想提到他。

  「你们黄局长也没有这样做过?」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女人说了谎话。

  「哦?看来他还是做了不少工作了嘛。」男人自言自语的说。他的意思是,
既然这个女人原来没有那种关系,说服她来便更不容易,难度更大。

  男人说着开始为女人梳理她的阴毛,动作很温柔,态度很认真,好像他要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