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孝】(番外篇:童云)(01-08)【作者:hahabmy】

【孝】(番外篇:童云)(01-08)【作者:hahabmy】

15 【孝】(番外篇:童云)(01-08)【作者:hahabmy】 作者:hahabmy
字数:286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番外篇——童云1

                 1

  这是我来到中国的第二年,我在ZD认识这个叫明月的姑娘。我很喜欢她的
灵性,上课的时候和她交流逐渐的多了起来。我把哈佛的一个研究项目带到了Z
D研究。这边的医学院给我提供了很好的研究环境。我逐步的引导着明月这个小
姑娘进入到我的研究中来,在我往返中美之间的时候,她能够为我做一下基础工
作。

  和她一起的有一个叫陈阳的小孩儿,对他的第一印象也非常好,这次从美国
回来,再次见到了那个叫陈阳的孩子,感觉到很亲切,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
似曾相识。看着他和明月像是一对璧人,我真为他们高兴。

  这个孩子乍一看觉得有点普通,可是相处久了,发现他的身上会有很多吸引
人的魅力。而且我发现这个孩子极其聪明,做事又很稳妥,给人一种诚实可靠的
感觉。其实很多男孩子都不知道,这种品质才是最吸引女孩子的,完全不必要气
千方百计的讨好女孩子,女孩子自然会围着你转的。

  能看的出陈阳是极爱明月的了,他真的很听她的话,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我的试验很快就要出结果了,可是试验模型需要一个计算机高手来为我搭建。

  想过从哈佛找一个高手来做这件事情,可是很多高手对这种简单的数据模型
不是很感兴趣,而且计算机高手通常都不懂的医学,对试验模型的搭建感觉好像
是少一些灵魂。

  「明月,我们的试验需要一个数字模型,你能找到人吗?」

  我试着问了问明月。

  「嗯……我们老乡里面好像没有计算机系的,而且还需要懂点医学知识的,
没有合适的人选?唉!那个陈阳好像是学国际贸易的,不知道他……」

  「哪个陈阳?」

  「就是那个他!」

  「那个他?」

  我其实已经知道了明月说的是谁了,可是并不想替她说出来。

  「咦!老师,你嘛?」

  一向大方的明月还会羞涩,看样子她对他是动心了。

  「哦!就是哪个总来黏糊你的那个干巴瘦的小猴!」

  「他现在可不瘦了,这两年发育了,个子长高了,也胖了不少,老师你不知
道,刚入学的时候,我们同乡聚会,认识了,他就总在我面前晃悠,你不知道那
时候的他才像猴呢!」

  「行了明月,我可没有想说你的陈阳不好,我逗你玩儿呢!我敢保证你的那
个陈阳将来一定是个超级英俊的小伙子!」

  「老师,我可还没有打算接受他呢,看你说的好像……」

  「哦,你说的是真的?学基础医学的一个研究生那天看见了他和我说话,问
我认识他吗?非要让我给她介绍介绍,你要真不喜欢,我介绍给她?」

  「我可没说不喜欢啊!」

  明月中了我的圈套,当她发现我正看着她笑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有点上当了。

  「咦!不来了老师,你骗我!我才不稀罕呢,你随便,爱发给谁就给谁,看
有人接吗?」

  知道我是逗她玩儿的明月开始撒娇。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孩,真的想起自己年
轻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为什么会完全沉浸在学习里面忘记了在身边寻找一个像
陈阳的优秀男孩儿呢?这也许和自己的经历有关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回忆起自己可怕的童年。

  现在脑子里面依稀能够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在自己的家里面有一个比自己要
大好多的哥哥,对自己呵护有加,长长带着我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大河边玩。哥哥
非常高,也是瘦瘦的。晃眼已经有40多年过去了!自己怎么会到美国,自己一
点也不记得了,只是从自己的养母手里得到了一个收养证明是当时的国民政府L
省城孤儿院的证明。其实当时自己决定回国任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是
我出生的国度。我回来的第一年就找到了城孤儿院,可是由于经历了政府更迭,
那里已经没有了过去的档案,所以一切已经无从查起了。不过倒是一点可以确认
的就是我是从城去到美国去的。

  「老师,老师,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明月在我的耳边叫我。

  「哦!没事儿,怎么了,明月?」

  「我想起来了,陈阳修的第二学位就是计算机,你看是不是我去找找的他,
把您的想法给他说说,看看他能不能有所帮助。」

  「可以啊!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你先找他试试,看他计算机知
识怎么样?」

  「计算机不知道,不过他倒是懂一些医学知识?」

  「哦,怎么呢?」

  「那小子前一段总是黏黏糊糊的跟着我,我上课他就偷偷的溜进了我们教室,
一来二去,他也就听了些东西生理啊、解剖啊、生化啊,那段时间我刚好上那几
门课!我们学校不是实行学号考试吗,他也参加我们的考试,居然每门课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