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妖僧西行记】(49)【作者:绝色夫】

【妖僧西行记】(49)【作者:绝色夫】

6 【妖僧西行记】(49)【作者:绝色夫】 作者:绝色夫
字数:38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49西山

  (上一章末尾略有改写,以下文为准。)

  不多时,听得外头传来吁的一声长喝,车驾缓缓停了下来,那赶车的老苍头
高声说道,:「圣僧,前头便是那西山了,我等凡夫肉胎,只敢送圣僧到此了!」

  玄奘下得车来,驱车的老苍头侍站在一旁,小犊车停在道边。

  老苍头指着前头不远的一座巍巍大青山,嗫嗫嚅嚅的说道:「圣僧,前头那
便是西山了,镇鬼石窟就在半山,顺着山脚的石阶一路往上便是了,好找得很。
老朽和小娘子们,只敢送圣僧到此,还请圣僧见谅则个。」

  玄奘举头看了几眼那西山,笑笑说道:「无妨,此地已甚近,贫僧等只消向
前走走就到了,倒是劳烦老人家和小娘子们一路相送。」那老苍头忙张手摇头,
连道不敢,苏玉娘也下了车,乖巧的侍站在玄奘身边。

  此时后头道路上出传来辚辚之声,余下的两辆小犊车,以及运载铜钟的乌篷
马车也自到了。辩机、朱行者连同那两名随行的小娘子,分别下了车来。

  与辩机随行的粉衣小娘子脸带红晕,颇有些鬓乱钗横,衣衫虽经整理,仍有
些散乱,辩机一脸的笑嘻嘻,然而精气充沛,似乎并不曾及于乱。跟随朱行者那
绿衣小娘子,脸色如常,衣衫整齐,朱行者依旧一病怏怏的模样,倒是看不出个
究竟。

  玄奘点点头,去到后面的乌篷马车,探身到车厢中,屈臂提起了那口硕大铜
钟,微一倾身,就将那口沉重无比的铜钟扛到了肩上,听得嘞嘞的两下闷响,他
脚下所踩的黄土路面,被沉重的大力催压得生生凹陷下小半只脚掌。

  随行一小娘子和老苍头,看得瞠目结舌。

  就连那朱行者,眼角也在微微抽搐,他已不是第一次看到玄奘搬运这口重逾
千斤的大铜钟。最初是在雍丘城镇夜,玄奘轻易托举起铜钟,将之悬挂在木头架
子上,他当时就被震惊得到说不出话来。

  若是修行中人,运起术法拿摄这等沉重巨物,自然是毫不稀奇。然而玄奘身
上没有丝毫法力波动,纯粹是运用肉体的力量,搬扛起这般的庞然巨物,朱行者
饶是见多识广,却也不曾听闻过谁人有这般的肉体力量,这可是超乎认知的事情。

  只有辩机是一派风轻云淡。他初识玄奘,就是被玄奘用巨力擒拿住的,绑缚
于铁杆之上,后来一路相处下来,早就见怪不怪了。

  玄奘扛起铜钟,单掌在胸前一竖,对一干小娘子和老苍头说道:「谢过诸位
一路相送,如今趁天色尚早,诸位请速速回归,免生出事端,贫僧等去也。」

  他说罢,带了辩机和朱行者,向那西山前行而去。

  三人前行了里许,就到了郁郁青青的西山脚下。

  这西山甚是巍峨,林木茂密清幽,一些怪石奇峰流泉点缀在山势当中,景色
颇显秀丽。一道丈许宽的灰白石阶,从山脚向上蜿蜒盘旋,通入半山的烟霞中,
便不知所踪了。

  哐当一声,玄奘将那口沉重的大铜钟放在地上,拍拍被压皱了的僧衣,抬头
打量着这西山。此时刚过午,太阳正烈,山上诸多地方,都蒸腾着一些轻纱般的
烟气。

  辩机看了片刻,说道:「俺看着这地方,山清水秀,虽然缺了些鸟鸣虫叫,
有点古怪,却不似是滋生妖邪鬼物的所在,师父,你可感觉到阴邪之气?」

  玄奘侧耳听了半晌,这西山确是一片沉静,并无寻常的虫鸟声息,只是偶有
山风在林木间吹拂起呜呜的声响,当下摇头说道:「为师也看不出个究竟来。行
者,你那日说,雍丘城的地气有古怪,不知是如何说法?」

  朱行者无表情的脸上,也生出了一丝疑惑之色,沉声说道:「那日初到雍丘
城,我分明感应到城中有凶厉的鬼煞之气,混杂在人烟当中。次日我虽禅师进城
后,那鬼煞之气莫名就弱了,后面两天干脆就消失了,我也不知是何原因。」

  辩机啧啧的说道:「莫不是你当时病昏了头,一时眼花看错了?」

  朱行者也不生气,说道:「我当日虽是抱恙,却断不至于看错。」

  玄奘说道:「你们两个,莫要争辩。既是如此,咱们上去看过那镇鬼石窟,
再行定夺便是………」他尚未说完,听得灰稀稀一声响亮长嘶,一头色毛驴从
山脚下的一片小树林里头跑了出来,扬蹄奔至十数丈处,就停了下来,侧头用一
双充满灵性的乌溜溜大眼睛,好奇的瞧着玄奘三人。

  这头毛驴浑身漆黑油亮,肚腹下却是一片雪白,两只耳朵支棱如竹削,背上
绑着一副鞍鞯,颈脖中用红色带子系着一枚精致的铜铃铛,随着走动,在叮铃铃
的晃动。

  辩机看得两眼放光,说道:「这驴子好生神骏,也不知是谁个暴殄天物,放
养在这等凶险地方,待俺过去牵来,免得留在此地被猛兽鬼怪吃掉了,就忒可惜
了。」他说着,就举步向那头黑色毛驴走了过来。

  那驴子见辩机走近,警惕的后退看几步,辩机便缓缓张开双手,堆起一脸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