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凡人修仙传同人:第二魔仙】(新年外传)【作者:willy820121

【凡人修仙传同人:第二魔仙】(新年外传)【作者:willy820121

11 【凡人修仙传同人:第二魔仙】(新年外传)【作者:willy820121】 作者:willy820121
字数:52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时逢新年,嘉元城内四处都洋溢着过年的气氛,每家每户的人们脸上都带着
笑容,四处可见的春联和卖力叫卖的小贩让嘉元城中显得更加热闹。

  墨府内自然也不意外。

  跟以往几年小规摸的庆祝相比,墨府今年一改之前低调的作风,大张旗鼓的
庆贺了起来,严然有着嘉元城第一势力的做派。

  家丁和侍女们忙里忙外,张罗着过年该有的事物。春联,炮竹,除旧佈新,
城内的平民百姓也好奇的猜测了起来,不知道墨府内是发生了什么喜事让她们一
改往年做风。

  自从韩立来过以后,有着修仙者做为强力后盾的她们开始大肆的动作了起来,
在严氏与墨玉珠的主导下,从头到脚彻底的重整着惊皎会。

  原本衰弱起来的惊皎会在这一番彻底的整顿下,再次有了与城内其他势力一
争高下的本钱。

  另外两家势力见状也不由得紧张起来,就怕被惊皎会这个渔翁暗捅一刀。

  大量的探子与间谍四处收集着情报,但他们不是无功而返,就是再也没有出
现过。

  另外两家势力,独霸山庄与五色门也不仅开始想着,莫非是那失踪已久的墨
居仁又出现了不成?

  不过他们怕是死也猜不到,现在与他们周旋的,不是墨居仁,而是他们轻视
不已的墨府女眷们。

  而在擅长谋划的几女讨论过后,在端午节前后,独霸山庄的门主欧阳雄狮被
发现陈屍於自家庄内中,而独霸山庄的门人竟像是脑子坏了一样擅自认定是五色
门下的手,几天后展开了为期一个月左右的大规模械斗。

  失去主心骨的独霸山庄门人自然不会是五色门的对手,但五色门人却发现,
独霸山庄的门人竟像是视死如归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扑了上来,以命换命的死死
追着不放。

  械斗过后,独霸山庄的门人竟十不存三,如同覆灭。而五色门却也严重受创,
不得不收缩势力以求自保。

  在那时惊皎会让王氏亲自出手,穿着色的紧身衣包裹住一对骚奶与俏臀,
在一日深夜将门主父子二人毙於自家门内。

  严氏也趁着五色门内大乱,伤上加伤的时候一口气的吃掉了独霸山庄和五色
门的地盘,彻底将岚洲纳入手中,成为了凡间的超级势力。

  有脑的自然看的出这一切都是惊皎会所策划的阴谋,甚至做得如此显眼,就
连万兽山也派人前来理清此事。不过那名不过结丹期的修仙者轻松的就让韩立打
发了回去,甚至连脸都没有露,韩立不过拟出一道元婴中期左右的气息就让那修
士不敢动弹。

  「嘿嘿嘿,回去告诉你们家万兽老祖,惊皎会与老夫有用,若是不服气尽管
找上门来。」

  那名结丹修士脸色发白的不断点着头,在那之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直接遁回
山门内。而万兽山也像是彻底忘了此事一样,再也不过问岚洲的凡间势力。

  毕竟谁会因为小小的凡人势力前去得罪一个元婴中期的大修士呢?

  在那之后严氏等女子不断整理着岚洲内的地盘,紧接着也到了过年时分。

  除夕夜当天,严氏给了家丁仆从们工资与赏金后,放了他们好几天的年假,
让他们能回乡探亲。整个硕大的墨府内除了墨氏等女以外,也就只有五六个侍女
打扮的美丽少妇少女留在墨府之中供她们驱策。

  韩立的四位师母与墨氏三珠们身后站着那些侍女,站在厅堂之中像是等待着
什么一样。

  一道遁光从远处贬眼间划过天空,来到了厅堂的大门

  众女见状,围绕到了此人身旁,齐声喊着:「」「见过老爷(师兄),祝老
爷(师兄)新春如意,万事吉祥~!」「」

  「弟子韩立见过四位师母,师妹,也祝你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韩立依旧一身青色衣衫,似笑非笑的看着墨氏群娇们。

  「嘻嘻~立儿也辛苦了~大老远的赶来此处~」严氏掩着嘴笑嘻嘻的看着韩
立。

  「哪里,既然四师母相邀,做弟子的赶来也是应该的。」

  「好了好了,这些话等会儿还怕没有时间说吗~?立儿来先去换个衣裳,洗
洗尘吧。」刘氏还是老样子的捧着那对肥乳,对着韩立送了个媚眼。

  「那就承蒙三师母好意了。」

  韩立紧接着跟着几名侍女,来到了曾经属於墨居仁,现在却是属於他的卧房
之中。

  美艳的侍女们从衣柜中拿出了一套崭新的衣袍,温柔的服侍着韩立更衣。

  以亮红色为基底的衣服,上头用着金线绣着各式各样的动物。一条黄金之龙
缠落着韩立的胸膛,绣的非常精緻,相信是二师母李氏的手笔。

  换上了新衣后的韩立,虽然外貌没有变动,却也多了几分一家之主的威严感。

  换上了衣服后,韩立再次的回到大厅之中。

  大厅之中亦装饰得美轮美奂,红色的彩带点缀着各个角落,众女们站在了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