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位面猎奴之少女与战车】(01)【作者:何米奇】

【位面猎奴之少女与战车】(01)【作者:何米奇】

9 【位面猎奴之少女与战车】(01)【作者:何米奇】 作者:何米奇
字数:61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一集

  失踪人口回归,这段时间的事太多了,『圣母』,发烧,做义工,还要考试
原本想抱怨一下的……在做义工的时候,受到一点感触,送大家一句话,如果你
们没有做好了为人父母的准备,就用套套,生就不要又扔掉他们也是人……

  西住美穗站在自家门前,手抬起又放下,西住美穗犹豫不决的时候,下意识
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信,下定决心。

  叮咚,屋里门铃响起,可是过了一分多钟也没有人应,于是西住美穗就又按
了一次门铃,这次也是没人应,就在西住美穗想要按下第三次的时候,门开了。

  一个暗银色头发的女孩探出脑袋来,正是森峰的副队长逸见艾丽卡,[美
穗,你回来了。]打开门,让西住美穗进来。

  西住美穗进入屋里才发现艾丽卡居然是一丝不挂的,[艾丽卡,你怎么不穿
衣服?]虽然西住美穗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可是仔细想想,又没有感到什么不
对的地方,于是乎,原本应该是十分惊讶的语气,变成了似乎在问艾丽卡吃了吗
一样。

  艾丽卡一边关门,一边平淡的回道,[这是替家主治疗时的需要。]说完,
艾丽卡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两套黑森峰的作战服。

  西住美穗一脸疑惑的接过一套作战服,疑惑道,[艾丽卡,这……]艾丽卡
换好了衣服后,解释道,[这是替家主治疗用的服装。]虽然西住美穗还是心存
疑虑,但是一听是为了治疗自己的母亲,西住美穗便压下心头的疑虑。

  西住美穗将身上的橘黄色长衫和裤子脱了下来,身上仅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胸
罩,和一件同样是纯白色的内裤。

  「内衣也要脱掉。」说着,艾丽卡上前在,一把扯下西住美穗的胸罩,西住
美穗害羞的抱胸躬身,大急道,「咦,艾丽卡,你嘛?」「主人吩咐,在他替
家主治疗的时候,屋里人是不可以穿内衣的。」说着,艾丽卡主动的掀起自己的
群挂,露出没有穿内裤的白皙耻部。

  听了艾丽卡的解释,西住美穗依然感到很害羞,「可是……可是……」

  就在西住美穗还在害羞的时候,房间里的西住真穗突然拉开门,探出半个身
子,「是美穗回来了吗?」听到姐姐的声音,西住美穗顿时忘了害羞,急忙放开
抱住胸部的双臂,回身躬身,「嗯,姐姐。」

  「回来了,就进来吧。」说完,西住真穗就缩了回去,可是马上就又探出脑
袋,「艾丽卡,你去替美穗泡壶茶。」艾丽卡微微躬身,「嘿。」艾丽卡径直的
越过西住美穗,走进了厨房里,西住美穗忐忑的在原地踏了一会,缓缓走向房间。

  当西住美穗来到门口,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忍不住的后退一步,手捂住自己
的嘴巴,把一声惊叫压回喉咙里,只见房间里,西住志穗一丝不挂,双手被反绑
在身后,西住志穗那对原本就高耸挺拔的玉乳,挺得更加的硕大,身体也被对折,
双腿压在肩上,双手拢住腿弯,脚趾不断的蜷缩,放松。

  西住志穗原本平坦的小腹,现在已经宛如怀胎十月一样的隆起,健康的小麦
色肌肤下,毛细血管若隐若现,一根粗壮的假肉棒插在西住志穗的蜜穴里,假肉
棒还在疯狂的颤动着,将从西住志穗蜜穴流出的大量淫水,甩到半空。

  而然西住美穗惊讶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正站在自己妈妈的身后,用他那
粗壮的肉棒,在西住志穗紧致的菊穴中进进出出,而且,随着男人的抽插,西住
志穗雍容的脸庞上,满是羞涩的红晕,扭过头看向男人时,眼眸中也是浓浓的爱
意,还不时的伸出自己滑嫩的小舌,而男人一见西住志穗伸出小舌,立即就把小
舌吸进嘴里品尝起来。

  西住美穗虽然感觉眼前的这一幕,有着说不出的怪异,可是又不知道它哪里
怪了,转睛一想,西住美穗就放弃了,整理一下自己的作战服,跨步走进了房间,
微微一鞠,「妈妈。」西住志穗原本春意泛滥的脸颊,一瞬就变成了西住美穗熟
悉的严肃。

  「回来了……啊……主人……不要这么……」看到西住志穗在自己的抽插下,
居然可以如此严肃的和女儿对话,何浩顿时兴致大增,托住西住志穗屁股的手,
用更加快的速度,上抛西住志穗,而且在西住志穗还没有落下来的时候,就腰身
往上一挺,把他那粗壮的肉棒插进西住志穗的菊穴里。

  还想要对西住美穗说教的西住志穗,顿时就被何浩的肉棒插得把话抛到了九
霄云外,原本停留在喉头的的话,话锋一转,就变成了妩媚的呻吟,而西住美穗
还保留在接受西住志穗训示的样子,一旁跪坐着的西住真穗,轻喊一声,然后拍
了拍自己身边的榻榻米,示意西住美穗坐到这里来。

  西住美穗坐好后,先是看了一会儿眼前激烈的性交,忽然感觉自己的双腿间
突然变得热乎乎的,而且似乎还有一些水从腿间流出,虽然这感觉以前从来没有
过,但是却不感觉难受,反而有点舒服,扭回头来,向西住真穗问道,「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