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成为前女友的裙下性玩物】(完)【作者:moonshadow】

【成为前女友的裙下性玩物】(完)【作者:moonshadow】

2 【成为前女友的裙下性玩物】(完)【作者:moonshadow】 作者:moonshadow
字数:47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就在去年的今天,我约两个表妹去「风」OK厅唱歌。在OK厅里,我听到
我的两个表妹对我说,她们在去广洲渡五一大假时见到了小M。我忙问她们是在
哪里见过的,知不知道她现在在广洲什么?我小表妹说,她们是在一家名叫
「飘」的歌舞厅见到小M的,她在那里坐台。她们还见到她当晚就跟著两个男人
出台去了。一路上他们把她夹在中间,两个人的手都在她的屁股,胸脯上摸来捏
去的,而她当时还对著他们浪笑粉拳,打情麻俏著,好像一点都不难

  小M是我的高中同学,她那时是我们学校的校花,高傲的公主。她也是一个
无情无意,虚荣极重的女孩。我追她可算是吃尽了苦头。最后,当她把我玩弄够
后,还是把我当破鞋一样扔了。

  我的两个表妹起身唱歌去了,我独自一人坐著,喝了两口酒,思绪又回到了
从前与小M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开学地一天,小M穿著一条石榴色的连衣裙来报名的。人长得很漂亮,身材
很标准,身体比其她的女同学发育得完善,提前。但眼神里淹不住一股风骚劲,
骨子里透露出去不掉的淫荡味。第二天上起学来时,得重新排座味。因为我是生
活委员,排坐次得由我安排,于是她又成了我的同桌。她学习不错,但组织能力
很好,班上投票选举班长时,她就以全票当上了班长。至此,她又成了我的同桌
外加上级。

  作为生活委员,每周我得带头去各宿舍检查卫生。可我进到班长她的宿舍里,
总是乱起八糟的。床上,过道上,都还摆著挂著,她的内衣内裤之类的女人用品,
我怕跟在我后面的同学看到这种脏乱样子,就在检查组的其她学生没进来之前,
帮著她把那些东西收拾好。结果她的卫生分总是得的最高。可气的是,一天,在
花园过道上她拦著我,问我,她的内裤我拿哪去了?天啊,有这样好心不得好报
的女人。我怎么会拿她的内裤啊,再说拿去能干什么呢!可她就不饶,她说,我
若不交出来,她就要去告校长。校长是她的亲舅舅。后来我不仅买了一条新的来
赔她。还答应了她的几个条件。一是,每逢周末检查之前我都得先去她宿舍为她
打扫卫生;二是,她的内衣裤我得为她洗干净;三是她在宿舍里有什么大事小物,
我要随叫随到。她说,你要关心好裙众的饮食起居,这才是合格的生活委员啊。
我说,要是每个裙众都像你,那我得忙死,她说,随要你对其她的好,你只要对
我好你就是一个好干部了,我包你每学期的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不会落入别人
的手中。

  那次春游去爬山,我俩都爬在最前面。到了半山腰,有一遍凹地,山下的同
学看不到里面。我俩就先到了哪里,看到后面的同学差得很远,她就说,好累啊,
生活委员,这里没坐的,你就躺著让我坐著歇息一会吧。我只好躺下,她就坐在
了我的大腿上。坐了一会,她说,这样坐不好坐,就骑在了我肚子上来。她说,
告诉你一件事,我今天每穿内裤,我想爬山太热了,我想让下面透气凉爽些。果
然,她提起她的牛崽裙,我看到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她说,我现在好想小便啊。
我说,现在没人,你快些方便啊。她说,你啊,这里就这点地方,方在哪里别人
都是一来就看到了。那我不被羞死才是。她说,我现在下身离你的嘴这样近,要
是我能借你的嘴来小便一下,那就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了。她见我不说话,就说,
你是我的生活委员,你得为你的裙众分忧解难啊。我说,那你坐上来慢慢的放吧。
她开心的笑了,就坐到我嘴上来,在我的嘴里冲了个痛快。而我的嘴功也何等了
得,硬是做到了滴水不漏。这下,我可惹祸了。她笑吟吟的对我说,你有这么好
的本领,以后就做我的专职洁具吧。唉,真是能者多劳,好用的毛驴使到死啊,
谁叫我做人就这样耿直呢!

  就这样,我每天要帮她做很多事,还要当她的听差,我的功课全丢下了。周
末小考,有个名词我想不起来了,就问坐在旁边的小M。她瞪了我一眼,没给我
看。我现在才恨当初为什么要跟她坐在一起。我的笔,本她全可用,她上课完全
可以不带书本了,反正她没带的就在我包里找,就算我用著的也得让她先用。我
这样的对她可关键时她还是这样的对我。可放学后,她还要我请她喝冷饮去,她
说算是对我做弊的惩罚。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还要她去了冷饮店只点了三
大杯西瓜汁。她叫我喝一杯,我说我不渴。她说,是你不喝的哈。说完,抬起杯
子咕咕咕的饮完了大半杯。我从没见过女生这种吃相的,好豪爽。那一分钟,我
看著她真是可爱。她喝完后,我俩回了校。其她的同学都回家去了。她叫我去她
宿舍坐坐,进去后她就关上门边褪裙子叫我快躺在床上,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
要小便,急得很了。她现在怎么对我这种要求时变得这样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了?
好像我真的就是她的一只会听话的洁具,凭什么啊。但我在这样想的同时身体已
躺下了,她的身自几乎同时就已坐到了身上,下身压在了我嘴上。她的这泡尿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