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

5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 作者:于烟罗
字数:1387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上)篇

  ● 文案:军奴地位卑下,左三知原以为,这辈子只能在军队中任人驱使,
是裴陵在乱军中将他救起,给了他一线光明。

  「军奴也是人。」那天,说出这句话的身影,是如此耀眼夺目,然而,救命
恩人却在转眼间,成了凌辱自己的世家子弟!

  夜里榻上只管发泄、不问感情的裴陵,明明言语污辱、出手轻薄,却帮左三
之脱除贱籍,教他识字骑马……

  是爱、是恨?也许都不重要,左三知很清楚,只有不停找机会立战功,爬到
越高的地位,才能扳倒裴陵!才能在裴陵高傲的眼中,看的到左三知!

                ●楔子

  后半夜的北方,风很凛冽,从草原这边刮向那边,刮得那些茂盛的草东倒西
歪,簌簌作响。那声音在此时显得十分清晰,让人听了不觉有几分诡异。

  屯田附近的营盘里,众人沈睡着,守夜兵士面前是不太旺的篝火,它们一簇
簇,映向兵士们因为困倦而陷入酣睡的脸庞——不甚合理的操练加屯垦土地,使
得人困马乏,纵是铁打的也经受不住。

  整座营盘,只有马儿有些异样 …们本来是睡着的,可又被细小的、不熟悉
的声音惊醒。而随着那些声音的靠近,马儿们开始躁动,用蹄子刨着地面,打起
了响鼻,变得不安分起来,有几匹还发出了嘶叫。

  「谁?!」一个守夜兵士被马的嘶叫声惊醒,他睁开眼睛看到马厩起了火,
便慌忙要去报告,结果,转身的瞬间却看到一柄刀冲自己的面门砍下来。

  「谁,是谁?」

  跟死亡紧密相连的惨叫声惊醒了更多守夜的兵士,他们揉着眼睛,发现四面
八方都燃起了火把,火把下则是胡人士兵们凶恶的面孔。

  那些偷营的胡人本是偷偷靠近了大周汉军的营盘,此时见被察觉,便都点燃
了随身携带的火把,恐吓一样围住了营盘,还互相呼啸,点燃了信号弹。

  而随着那信号弹夜空炸裂,无数胡人的喊杀声震天响起,夹在刀枪的金戈交
错声中,向大周汉军的营盘袭来。

  偷营!敌人来偷营了!

  大周军所有将士都在这打杀声中醒来。顾不上穿衣整理,也不管什么章法,
甚至来不及问上司该怎么做,他们拿起各自的兵刃就冲出了营帐,跟来袭的胡人
对打起来,整个营盘乱成了一锅粥。

  在军中最偏僻处的破旧帐篷外,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也躁动起来。这些胳膊烙
着奴隶印记的人是军奴,负责军中的各种劳役。听到警示敌人偷营的锣鼓声,他
们就各自从床上跳起,从帐篷中冲出来。

  敌人偷营,这是百年不遇的。军奴们互相看了眼,他们大多数人是犯了重罪
才发配到军中为奴,如果不离开,这辈子都没有希望了。

  「钥匙!」

  片刻的迟疑中,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喊了一嗓子,一伙军奴就冲向看守他们的
兵士,趁乱用手上的铁链子勒死了对方,抢走了他腰间的钥匙。

  「给我、给我!」

  「不,给我!」

  「你他*的去死吧!给我。」

  军奴们为了抢钥匙大打出手,他们推搡着,踢打着,都想第一个打开手镣和
脚镣。其中,力气较大的几个明显占了上风,他们把钥匙抢到手后打开镣铐,接
着将钥匙丢回几乎发狂的军奴中,而自己则捡起了兵士的刀,准备趁乱杀出去逃
亡。

  「别抢了,一个一个也来得及。」

  抢红了眼的军奴中只有一个清醒的声音,说话的人名叫左三知。左三知是从
小就长在军队的奴隶,经历过不少军奴试图逃亡的事情,可每次都因为大家不团
结而失去了机会。

  「你他*的滚开。」一个人骂道,他个头不高,也很瘦小,但此时狂性大发,
竟然把高大的左三知推到了一旁,自己冲进了人群继续抢钥匙。

  左三知不愿做无谓的争抢,转头看到几个胡人已经朝这边冲过来了,便退后
几步,从地上拾起被杀士兵的刀,希望可以抵抗胡人的杀戮,保住自己的一条性
命。

  「我拿到了!」众军奴中听得一声欢呼,有个人抢到了钥匙,他笑着刚把钥
匙插到自己的脚镣中,就看到一柄刀透胸而过又向上拉起,将自己劈成了两半。

  「胡人!」其余的军奴看到胡人士兵手里的刀,刚才抢钥匙的凶狠在一瞬间
丧失,他们四散奔逃起来,可碍于脚镣,逃不得几步就丧命于胡人的刀下。

  「喝呀!」左三知看到一个胡人兵士举刀冲向自己,便双手举棍挡住那刀,
趁着对方惊愕,反手又是一棍打在那人头上。他为了保命用了全力,轻易就打得
那胡人一个顶上开花,流了满脑门子的血。

  「好大胆子!」旁边的胡人看自己的同伴被左三知杀了,怒气冲冲地持刀向
他砍来,刀刀都下了死手,往左三知的致命处招呼过去。

  左三知虽有一身力气,但毕竟没受过技击的训练,堪堪抵挡住那胡人几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