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9)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9)


那么做。在地位比自己高很多的人面前,装出谦虚谨慎是必要的保身策略,这点
可是活命的诀窍。

  「谢我?我还以为你会骂我。」裴陵伸手,在左三知消瘦的脸上滑过,「嘴
巴不说,心里也会恨我吧?」

  「岂敢。大人替小人赎身脱了贱籍,还让小人当了屯田兵,小人感激不尽。」

  左三知明白这算是他的幸运,若对方不是裴陵,换了别的残忍之辈,他早就
命丧荒野了。但裴陵的举动、话语却依然透着机锋,让他猜不透裴陵在想什么。

  「你既然这么说,我就当你这么想。我没把你分到下面,明天开始,你暂且
跟在我身边伺候。大病初愈,还要休养一段时间。」裴陵的手指触摸到左三知的
脖颈,能够感受到那里传来的抗拒,但他见左三知并没有动,明白左三知是个不
服输的性格,便开心地笑了,觉得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

  「听凭大人吩咐。小人定当鞠躬尽瘁。」左三知躬身,眼睛起来。

  这么一来,他便觉察出裴陵的一些意思了。虽不确定是不是自己那夜反抗兵
士带给裴陵深刻印象,但看裴陵瞧自己的眼神,似乎自己就是那喜欢反叛的孙猴
子,而裴陵则是如来佛祖,任凭自己闹到何处,也无法翻出他的五指山。

  听左三知如此回答,裴陵便点头放左三知出去了。他望着左三知的背影思考,
若我给你机会,你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会不会真的就是一头猛虎,终于可以脱困
于平阳,重入山林?

               ●第三章

  从奴隶到兵士,虽然都是伺候别人,可身份却有天壤之别,可以说是脱胎换
骨了。左三知自嘲地笑笑,拿起软毛刷子给马洗澡。从前他也常常给马洗澡,不
过都是些低级兵士的马,而现在洗的则是裴陵那匹枣红马。

  说也奇怪,那枣红马认生,来了多少人都被牠踢,只有左三知例外,不仅没
有被踢,枣红马还很热络地喷着响鼻,友好地把自己的尾巴甩在左三知的脸颊上。

  「马呀,你说这算不算是我左三知时来运转呢?」左三知摸摸那马的背脊,
看着马温顺地垂下头便道:「舍命换身份,多少也是运气了。」说罢转头看看不
远处搬东西的几个军奴,发现他们也在看自己。

  不仅那几个军奴看左三知,所有认识左三知的人如今碰到他,都会忍不住看
他几眼。他们本以为裴陵亲自赎买的军奴会是个容貌秀美的,起码也有些媚骨,
好行些风月之事。

  可偏偏左三知生的人高马大,比那些江南来的兵士更有男子气概。那些人摸
不着头脑,只能叹左三知命好,被心软的裴陵救了,因祸得福。

  盯着那些从前的伙伴愣神之际,左三知听到有人喊自己。

  「左三知,马刷好没有?」裴勇和裴义笑着朝左三知走了过来。他们本是伺
候裴陵起居,可左三知来后,他们便被裴陵命令去做军中的事情。近日也跟着裴
陵派出的几路人马前去打探胡人动静,还遭遇了几场小仗。

  「好了,二位大人好。」左三知向两人躬身。他感谢两人在他受伤时的细心
照顾,每次见面嘴上便多加奉承,加上知道他们是裴陵的心腹家将,也有心结交。

  便常常给这两人讲北地的逸闻。

  裴勇、裴义两人来北方虽也有几个年头,但跟土生土长的左三知不能相比,
因此听到左三知口中故事,便觉风趣无比,这一来二去,倒也不把左三知当成外
人了,还常常告诉左三知裴陵的喜好,免得左三知被裴陵责罚。

  「嘿嘿,左三知,那咱们就开始练功吧。」裴勇大大咧咧地拉过左三知,要
给他讲解一套新的刀法。三人某次聊天时,左三知隐约透露习武的意思,说没有
功夫,将来上了战场恐怕不能替裴陵分忧。

  裴勇、裴义两人也没多想,觉得左三知肯为裴陵着想是最好,加上又欣赏左
三知平日谈吐,便主动要求教授左三知基本功夫。左三知一听正中下怀,便欣然
应允,跟着两人习武,算来也有些时日了。

  「那有劳了。」左三知点头,伸手跟裴勇过招。他属于一教就会、一点就透
的人。那两人每次教的拳法套路,他只要看一遍就能记个大概,晚上伺候完裴陵,
都会在夜里偷练个把时辰,这样下来,进步更是迅速。

  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小半个时辰才停手。拿起手巾递给满头大汗的裴勇,左三
知又再次谢过两人。

  「哈哈,你小子厉害,这样下去,可能我都不是你的对手。」裴勇转头问裴
义道:「你说,他这拳脚进步这么快,以后拿什么难为他?」

  「简单,拳脚刀枪是步兵之道。但左三知这个头,骑马也不错。日后我教他
些马上功夫好了,这样可以贴身保护咱们二少爷。」

  裴义说到这里,转头很暧昧地看了眼枣红马:「反正你在替二少爷喂马,不
如改天把这马弄出来偷偷骑骑,我们趁机教你些马上功夫。」

  「那还不如我亲自教,你们两个的马上功夫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三人说得正欢,裴陵的声音却从三人背后冷冷响起。裴勇、裴义吓得当场跪
地,转身给裴陵磕头,左三知也跟着跪在地上。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偷我的枣红马啊?」裴陵从鼻孔哼出一声。他刚接到刘
时英的信,说西路军几次战役下来围歼了胡人的一股兵马。他心里替刘时英高兴,
便想去草原纵马飞驰一番,欣赏日落美景。

  谁料还没走近,就听到两个家丁跟左三知聊得热火朝天,十分起劲,内容不
是别的,正是自己心爱的枣红马。

  「二少爷,呵呵,呵呵。」裴义抬眼瞧瞧裴陵,露出谄媚的笑容。

  「二少爷,嘿嘿,嘿嘿。」裴勇笑得狡猾,看裴陵不表态,就大着胆子牵过
裴陵那匹枣红马道:「二少爷,小的伺候您去骑马?」

  「是啊,今天不骑,改日这马就没了。」裴陵瞪了两人一眼道:「还不滚回
去牵你们的马,咱们三个去营外走走。」说罢又看了眼左三知,「你给我牵马吧。」

  裴勇、裴义一听就飞也似地跑去找自己的马。左三知则老老实实地站起来给
裴陵拽着马缰绳,等那两人回来,跟着裴陵一起去了营外,看那三个人骑在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