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7)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7)



  听了他的話,我不单没有停下来,反而好像受了鼓励一般,一边继续用手指
撩拨着小穴,一边开始用左手伸进bra里抚摸起左边乳房,然后用食指在乳头
上划圈,效仿爱情动作片里女优的动作,好帮助让韩平的情绪更加高涨。

  我的这一举动好像提升了韩平的欲望,他一边盯着我的下体,一边开始掏出
他的小弟弟套弄起来。

  我用手指沾了一些唾液然后涂抹在乳头周围,这样湿润润的,揉搓起来就更
有快感。韩平在我的刺激之下,站了起来,用力加快速度上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
龟头上不断渗出透明的粘稠液体,并不断发出哼哼的呻吟。

  我也渐渐从取悦他变成了自己欲罢不能,手指的频率越来越快,而且一次比
一次深入。我顺着湿滑温热的阴道一路往里探,并来回抽插,发出「嘖嘖」的声
音,每一下都感觉到无比的快感。感觉小穴已经被我的手指「贯通」,很自如地
出入。

  我左手开始隔着透明的胸罩同时抚摸起两个柔软的乳房,用手指在两颗乳头
间来回划着圆圈,并时不时搓捏几下,嘴里也开始附和着韩平娇吟起来。

  「呃……喔……」这种感觉好奇怪啊,我知道自己是男生,但是此刻看着韩
平那根粗大的小弟弟,竟然莫名其妙地燃烧起一种欲望,渴望那根阳具进入我的
下体,填补那里的空虚。

  韩平见我一直盯着他的小弟弟,问道:「怎……怎麼了?是不是有点接受不
了……我,我背过去也可以……」说完他要转身。

  「不……不要……」我情不自禁之下,竟然伸手将他的小弟弟握住,然后马
上意识到不对又马上松开,扭过脸,羞愧得无地自容。韩平见我这副娇羞的模样,
似乎终于看穿了我的心思,他将小弟弟握着,使龟头逐渐靠近我的小肉穴,在两
片阴唇间上下摩擦。

  好一招引蛇出洞啊,我被他撩拨得毫无抵抗之意,不但没有任何反感,反而
扭动起身子迎合着他的动作。

  「啊……唔……」我有点顶不住了,欲望再也无法克制,竟然用手再次握住
韩平的大肉棒,将它从洞口向洞里引。

  「孙……美女,真的可以吗?进去……你没问题?」我已经顾不上搭理,直
接用身体和动作来回应,双手扶着韩平的腰际,身体用力前倾,淫水的润滑作用
下韩平的肉棒一下子整个没入我的阴穴。

  「啊……」我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下体被阳具填充后的巨大满足感。女
生的爱爱原来是这样子的!我把双眼合上,更加专注地享受这种快感,淫穴肉壁
被摩擦的酥麻从下体阵阵传来,直接衝上我的大脑,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我整个上身躺倒在床上,配合着韩平缓慢而一次比一次深入的抽插,经验老
道的他技巧非常到位,使我不由自主地用身体迎合着他的动作。

  伴随着抽插频率的加快,他还将我的胸罩向上掀起,用手指快速地揉搓我的
两边乳头。这下可不得了,胸部也传来剧烈的刺激,明显加快了我欲望高涨的速
率,只感觉脑袋一片空白,双手将床单越抓越紧……

  「啊……啊……受不了……受不了啦……」韩平听见我的呻吟,更加放肆地
俯下身来,用唇舌大力吮吸起我的双乳,还发出「嗤嗤」的声音,并不时用牙轻
咬我的乳头。他一边吸奶,一边还用手指摩擦着我的阴蒂。这家伙真的好厉害啊,
我作为男生都自愧不如,现在变成女生更加是无力抗拒,整个身体完全已经不受
自己控制,任他玩弄之余,还希望能够再猛烈、再猛烈些。

  「啊…啊…啊…啊…」我的叫声越来越急促,韩平估计我快要高潮了,竟然
将我的双腿高高抬起,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他几乎整个趴在我的上方,大肉棒
从上往下俯插下来。把我弄得魂不附体,像一只发情的母猫一样嗷嗷直叫。

  「好……好深……要……要……我要去啦……」这样插了几十下之后,我感
觉真的要到高潮了,突然身体感受到一阵飘飘欲仙的麻痹,接着下体就像痉挛一
样,不受控制地颤抖收缩,小穴就像会呼吸一样。

  「哇,孙……孙寒,你那里……会吸喔……」说完一股热流从股间喷向我的
体内,我还没反应过来,这家伙就已经在我体内射了,而且不止一下。精液的气
味让我觉得变成女人后的自己,就像一个十足的荡妇,还在回味着那一瞬间的刺
激。

  射了精之后的韩平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趴在我身上。我也感觉十分疲倦,
搂着他的头贴在我柔软的乳房上,不知不觉就这样一起睡着了。

               6、偷欢

  「零……」我被刺耳的闹锺声吵醒。「孙寒,到点上课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半敞开的胸罩滑落到臂弯,小裤裤还挂在一边小腿肚上。
看到我这副性感的模样,韩平又把我一把抱住。

  「刚才好舒服呢,你呢?」

  「嗯……」我有点尷尬地挣脱了韩平,跑到床边拿起明器准备装上。「那个」
之后,心里面竟然有些五味杂陈的感觉,有点后悔刚才的衝动,竟然可以像女人
一样跟一个男人做爱,但是有有些回味那种与做男人时截然不同的生理快感,真
是极度矛盾。

  「孙寒……你可以一直做女人麼?」韩平一副乞求的神态说道。我笑了笑了,
没有说話,果断把明器插上,顿时又恢复了男身。然后笑笑地小声说:「在需要
的时候也许可以。」韩平呆呆地愣在那里,好像魂魄都已被勾走了。

  简单午餐后回到学校,大家都过来问候我,昨天撞伤没事了吧之类的。我嘻
嘻地笑着说没事,但谁也不知道这笑背后的故事,除了我和韩平。

  下午的课挺沉闷的,大家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我跟韩平来迟了坐在最后一排,
当然也有便于逃课的用途,这是一直的习惯使然。我带了一本课外书去看,可是
却似乎怎麼也静不下心来,每当看到旁边的韩平,便想起中午的情景,作为女体
第一次体验性爱,让我享受到从未有过的快感。

  每每想到这里,都会觉得面红耳赤,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害羞地将头微微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