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为自由而战】(01-20)【作者:不详】(13)

【为自由而战】(01-20)【作者:不详】(13)


片三寸宽的小钢刷,对小婷说:「你要是再不说,我可就要用钉板刷你的脚心了,
你想想,脚心那么多水泡一下全被刷破的滋味……」惊恐和剧痛使小婷阵阵的打
抖,她已经不敢想了,此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闭起双眼等待酷刑的来临。

  看到小婷仍不吭声,T将军将钢刷移近了她的足心……

                19

  「是时候对这个男人用点手段了。」T将军看到满面泪痕的小张,信中暗忖
到。

  根据他个人的经验,当雄性的保护欲被激起而又无能为力时,恰恰是男人心
里最脆弱的一刻,此时一击攻破其底线的最佳时机。男人如同钢棍,宁折不弯,
但一旦折了,其心理就可能一溃千里。

  「给他下面用针刑。」T将军用手一指小张,吩咐手下道。

  打手们会意,马上放下虚弱不堪的小婷,转过来用手对小张的阴茎揉搓了起
来,又用皮筋勒紧了他阴茎的根部,不一时,小张的阴茎就涨大挺立起来,红红
的龟头露在外面。此时打手拿来一根粗糙的猪鬃,直接对准了小张的龟头。

  「说不说?」T将军一把抓起小张的头发逼问到,依然没有听到回答,但是
他第一次里看到了小张恐惧的眼神,这似乎是一个好迹象。当男犯开始恐惧的时
候,就离屈服不远了,而女犯则不同,她们可能一开始就流露出恐惧之情,却又
能抗很久。

  这也是另T将军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在遭受酷刑时男女的反应迥异,
男犯一般多少都能抗几道刑罚,但一旦心理崩溃嘴上求饶之后则必然马上招供。

  而女人则呈现出两个极端,大多数受了一两道简单刑罚、甚至吓一吓都可是
逼她们招供,但少数女犯则非常能抗,得使出浑身解数才可能让她们就范。同时,
身受同样重的刑罚,女犯的意外致死率要远远低于男性,当然,这一点有一定生
理的因素在里面。

  「啊!!!!」当打手缓慢的将猪鬃刺入小张的阴茎时,他惨叫了起来。打
手并不急于将这根很长的猪鬃全部刺入,而是缓慢的捻动,一会左旋一会右旋,
时近时退,细小血滴一点点的从龟头口滴了出来,小张拼命的挣扎,但被缚的手
脚给他活动的空间及其有限,完全不能阻止打手精细的操作。

  这一用刑的过程及其缓慢,打手时不时的停手让T将军逼问小张,最后,整
根猪鬃完全刺进了他的阴茎,此时阴茎口已经淌出了一股血流,染红了他的蛋囊
和下部的阴毛。

  「还不说?用镊子把猪鬃拔出来!」

  「啊!!!!!!!!!!!!!!」打手将一根细长的镊子残忍的刺入了
小张的阴茎,「啊!!!!啊!!!!!」打手似乎不急于将猪鬃夹出来,而是
将镊子在里面不停的搅动,「啊!!!!!!!!哦…」当猪鬃被夹出时,小张
昏死过去,阴茎口流出的血在地上积了一小摊,一旁的小婷默默地流着泪,看着
眼前这残酷的一幕。

  「哗」一泼凉水洒在小张的头上,他缓缓地苏醒过来。

  「还不说,不说就再来!」

  「不,不!我求求你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小张苦苦哀求道。

  「看来要搞定了。」T将军心想。

  「把他俩的脚绑在一起,一块过电!」T将军吩咐打手。

  打手们提动分别绑在小婷的左脚和小张的右脚的绳索,拉至同一水平线上,
正好在身材高大的小张的腰腹高度,而对娇小的小婷来说,则快要齐及胸口。

  「啊!」拉制牵扯到遭受重刑的下体,两人不由得同时呻吟起来。打手们将
两人的脚脚心对脚心结结实实捆了起来,小张44码的厚实粗犷的大脚和小婷3
5码精致可人的秀足绑在一起让人看起来有些滑稽,单看这两双脚如同一个是成
年人一个是孩子。

  小张呼吸急促,惊恐地看着打手们的行动,相反小婷此时则很淡定、平静,
一副「不过如此」的神态,这一切都被T将军看在眼里,而他同时也注意到,站
在身旁的副司令似乎有些面色阴沉。

  电刑器的两极接起了两根电线,其中一根直接绕在了小张那依然勃起的阴茎
根部,另一端则绑在一根细铜棍上,打手将这个铜棍捅入小婷窄小的菊门,「嗯。」

  小婷忍住了肛道传来的剧痛,没有吭声。

  「啊!!!!!!!」「啊!!!!!!!」当电刑器直接调至100伏时,
刑讯室里先后响起了女声尖锐的长鸣和男性低沉的嘶吼,T将军一遍欣赏着这
「美妙」的「二重奏」,一遍不断的改变电压,「二重奏」音调忽高忽低。小婷
拼命踮起那只着地的小脚,仿佛试图靠身体上提将铜棍抽出来,旋又上半身后仰,
筛糠般抖动了起来;那边的小张的臀部向前一挺一挺的,频率很快,仿佛做爱
动作,圆呲的双眼,绷紧抽动的健硕肌肉,让他看上去如同一头受虐的野兽一般。

  两个人的脚仿佛角力一般,一下一下的往对方的方向蹬着,又一下下圈起腿,
如此两人的躯干都如同出问题的钟摆一样不规则左右的摆动着,小张的体重的力
量都大小婷很多,自然摆动的幅度就小一些,他觉得有一根灼热的长矛,从阴茎
部直接刺进了他的脑髓,剧烈抖动着的阴茎最终抑制不住的向斜上方狂射出了掺
着血的股股精液,精液流划过了美妙的抛物线,几乎全部溅在的对面小婷的身上,
最后精液射进,完全是股股血流喷了出来。电流在身体里乱窜,仿佛那根灼热长
矛在身体内部的各个角落搅动着,已经接近了生理耐受的极限;小婷的尖锐嚎叫
在他的耳边常鸣着,又眼见自己下体喷着鲜血,他终于崩溃了。

  「啊!!!!我说!!!!」

                20

  「啊!!!!不要!我说!!!!」在电流即将再次接通的那一刻,小张带
着哭腔求饶。

  「不要说,小张,不要说啊!」另一端已经被电得奄奄一息的小婷听到小张
的话,仿佛注入了兴奋剂一般,突然扬起头对小张大声喊道,这是她自进入刑讯
以来说的第一句话。虽然此时,她的喉咙已经因惨叫而嘶哑,但依然能依稀辨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