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为自由而战】(01-20)【作者:不详】(8)

【为自由而战】(01-20)【作者:不详】(8)



  「呃…………哦……」桃华依然不停地低吟着,下体的剧痛几乎使她发疯了,
疼痛使她脸部的肌肉依然时不时地抽搐着。当初在「禁忌」基地受训的时候,扛
刑的训练方面她是最为优秀的队员之一,但实际的刑罚的残酷程度远远超出了她
的想象,那种痛楚的冲击力实在太强大了。

  同样受到冲击的是T将军,虽然目前仍然对「禁忌」知之甚少,但从已有的
情报来看,他们在B城的活动相当成功,相信这与眼前的这位核心街头人的工作
能力有着直接的关系,何况桃华一身的好功夫,以及身受如此酷刑依然不屈,这
些都深深震撼了T将军,他由衷的敬佩眼前的这位一流的女特工,甚至他心底隐
隐的升起了一丝不忍,「我这是怎么了?」在二十年的刑讯工作中,他从未有过
如此「奇怪」的感觉。

  英雄惜英雄,好汉识好汉,哪怕英雄是在敌对的阵营中。

  「不行,工作必须继续,我不能败给这样一个小姑娘!」大男子主义情结旋
又涌上心头,在搏击中,他已经输给了桃华一次,这次不能输,必须拿到口供!

  「解下来,上铁靴!」T将军命令手下。本来按照以前审讯女犯习惯,鞭阴
后T将军会在创口精细的涂上咸盐,但这时,那一丝不忍使得T将军没有这样做。

  「桃华的阴部已经遭受重创,需要换一个用刑部位。」他这样想到,尽管他
也知道,用在桃华下体的刑罚还远远没有达到极限。

  打手们除掉桃华下体上的三根钢针,将桃华放了下来,姑娘双腿叉开瘫软在
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两个打手将桃华拖到了一个刑凳上,用皮带结
结实实的困住桃华的上半身,另外两名打手抬来了铁靴。

  铁靴是欧洲中古世纪的刑具,桃华读过《巴黎圣母院》,知道它的用途,她
反而松了一口气,已知的酷刑总是比不知道下一步受到什么摧残要好的多,焦虑
与恐惧也轻的多。

  姑娘的左足被牢牢固定在铁靴中,T将军走到近前说道:「姑娘,我劝你还
是招供吧,受了铁靴刑,你的脚可能会残废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桃华低声答道。

  当铁靴一点点收紧的时候,她感到脚上的夹力越来越大,「嗯…」她再次咬
住下唇抑制自己的呻吟,未受禁锢的右足一点点后移,五趾拼命地抓地,似乎这
能够减轻她另一足的痛苦。她脸色惨白,双目紧闭。

  打手们将铁靴收紧到一定程度后,又一点点旋开手柄,然后再收紧,这显然
比曾经那些只知道用蛮力的中世纪刑讯者更有技巧,不会一下就把受刑者的脚夹
骨折。「啊————」反复几次后,桃华终于抑制不住,惨叫起来,不论是从身
体上还是精神上,挺刑的姑娘承受能力已经大不如前。

  打手们终于从桃华脚上撤去了铁靴。身材高挑的桃华长着一双较小的脚,但
此时左足已经肿胀发紫,脚底血肉模糊,与仍然盈盈一握的右脚形成鲜明的对比。

                12

  「咿呀!!!!!!!!!!」酷刑仍在继续。此时,T将军改变了刑讯策
略,追求效率的突审已经变成了熬审,两名打手同时将两枚猪鬃同时刺入了被吊
起的桃华的双乳,钻心的剧痛时桃华再次惨叫起来。

  对于奶眼来说,猪鬃是无与伦比的刑具,它不会像钢针那样造成乳房神经的
坏死而导致无法再次对此用刑,反而会顺着输乳管进入乳房深处,或刺入乳腺叶,
深入乳房最为敏感的神经末梢,成倍的增加女孩的疼痛,而且会越来越痛。

  「啊!!!嗷————」桃华感觉到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疯狂的噬咬着自己
的双乳,又如同炸弹在胸中暴烈,痛感一浪高过一浪。打手们反复地在她的乳眼
中抽插着猪鬃,姑娘本能地晃动着身体,但这又增加了用刑的效果,粗粝的猪鬃
在她的乳内乱窜,姑娘尖叫声音越来越响,甚至刺痛了施刑者的耳膜。

  罪恶的猪鬃终于从桃华的乳尖除下,桃华的头也随之重重地垂到了胸前,长
发遮住了她美丽的面容,但她只是体力耗竭,并没有昏死,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
昏死啊!那样就能摆脱这个人间地狱的煎熬,哪怕只有一会儿也好!

  但打手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们再次将桃华从刑架上接下,将她架上了木
马!

  她被悬空吊了起来,木马被推到她的胯下,她想加紧双腿,但阴部的剧痛使
她无法做到这一点,两名打手一人一边紧紧的分开了她的脚踝。「我给你一分钟
时间考虑,否则就要坐木马,你想清楚。」T将军威胁道。桃华痛苦地闭起双眼,
一行清泪从美目滚落。

  「放!」拉着悬空吊起桃华的绳索以及抓住双踝的三名打手同时放手,桃华
的下体从离木马百米的高度上落下,重重的摔在木马尖锐的上棱!

  「啊嗷——————————————————啊——」受伤的阴部遭到如
此的冲击,桃华如同杀猪般惨嚎起来,她拼命在木马上晃动着身体,以求从阴部
袭来直击脑髓的剧痛中解脱出来,但这种晃动反而加剧了疼痛,众所周知这是木
马的一大特点。一个打手试图去推动木马,被T将军所阻止,因为推动木马虽然
能更好的摩擦阴部,但很容易时女人昏迷,而现在,突破桃华的方法就是一个字,
熬,要让她感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无休止、无间歇的疼痛来摧垮她的意志。

  木马坐了接近一个小时,桃华的惨叫时断时续,最后,桃华已经完全没有力
气挣扎,叫声也越来越弱,处于半昏迷状态。

  T将军示意打手将桃华从木马上解下来,绑在一个刑床上,姑娘此时已经神
志模糊,仍然微微的呻吟着。

  「用冰刑。」一根细长的冰条刺入了桃华双腿间的肉缝中,直至子宫。

  「嘶…呃……」刺骨的寒气瞬时让桃华清醒了起来,微闭的美目立刻瞪圆,
她下意识的夹紧双腿,但这样更加痛苦。她的双腿时而合拢,时而分开,被缚的
双手使劲抄下体方向伸,试图拔出刺入自己身体的冰条,但这显然不可能。她的
大腿开始抽动,这种抽动逐渐扩散到了全身「呃——————哦………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