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我的红白蓝】【第廿二章】【作者:东楼一醉】

【我的红白蓝】【第廿二章】【作者:东楼一醉】

本帖最后由 斗皇 于 2016-11-14 18:58 编辑

台湾妹中文娱乐网。欢迎加入http://312ff.com--原创作者:东楼一醉

的红白蓝】【第廿二章 乱阵】【作者:东楼一醉】【性吧首发】

  再出门时已经是元旦时候,和我一起的,是同样没有离开这里一步的温霁。我们两个的神情都有些落寞,但不是什么依依不舍,是因为各自有各自的心事。

  “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再见的时候了,温霁,这几天谢谢你陪着我,要是我还能有个机会报答你,我一定不会忘了的!”

  温霁看了我一眼,从她的包包里掏出一副墨镜,她身上的衣服都是我要邵阳从外面买回来的,之前的那些都被我扯了个稀烂。

  “苗远,你现在说什么我也不想听,不过不管以后你去哪儿必须让我知道,要是我有了你的孩子,得找你来认爹!”性吧首发

  我努力扯了扯嘴角,但还是没能把话说出来,说什么都和现在的气氛一样荒唐,就像我以后的打算一样,完全没有合乎情理的成分。看着在我眼前消失的这个女人,我真的并不期待能有与她重逢的时刻,但是命运会怎么安排我,却不是我能预测的了。

  我和马家已经断了个净,那些存放在我的卧室中的资料,在我一一核对之后全部通过猴子交给了马三爷。这是一种象征,就像当初他教我的那样,我将自己全部所学以这样一种形式交还了回去,从此之后也就没有了亏欠。人生一世,终究有些账目是无法清算的,我也只好模模糊糊地观其大略而已,至于什么恩义之类的深厚情感,想想也就算了,我再没有力气把它们当成真的。

  我的家已经没有了,那个名义上的房子我连想的兴趣都没有,尽管从法律上说它终究还属于我,但并没什么意义。之前的协议书上我已经写得明明白白: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切财产全部放弃,任凭对方处置!

  我知道我赌气了,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还记得五叔临行之前曾对我说,说苗家众多子侄辈中,我是唯一一个精神有洁癖的人,但偏偏疏忽现实的行止,其实只适合做一个古时候的狂生而已,但愿此生不要有什么不幸才好。

  而今看来,我终究还是应了他的谶言了。

  ***********************************************再见到徐雅的时候自然是在医院,不过这一次相见的气氛却一点儿也没有因为我的痊愈改善多少。

  “这是苗队吧,您这是又受伤立功了还是怎么的,没事儿往医院跑什么?”我知道她还不清楚我身边发生的事情,所以初见时候的语气比较轻松。

  “我这不是感谢徐医生你医术高超来的么,准备着请你吃个饭,就不知道你是不是肯赏这个脸给我呢?”我也故作轻松地和她说道。

  “懒得搭理你,你是来看你老婆的吧?不是我说你,做人流手术对你们这也老爷们儿是不是意味着‘不是什么大事儿’?公安局有多忙还要你个残疾人加班加点站岗去,还是你故意的?”

  这语气转变的太快,信息量在我的认知之外,令我很是猝不及防。

  “啊?”我下意识地懵圈了,但还好记住了她才说的那句话:温雯在这里才做了一个人流手术。

  “你干什么呢?是不是在我这儿住院住傻了,人在五楼外科病房躺着呢,真是!要不是你那时候人家来送饭,我还不认识嫂子,可惜了这么个美人儿落你手里了!”她说着推开我就要走过去,而我则下意识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进了旁边一间空着的办公室。

  还好这时候的医生基本都出去查房了,我们俩偶遇估计也是她正从病区回门诊的缘故,不然哪有这么巧的?

  “你帮我去看看吧,我就不过去了……”我下意识地说了这么一句,顺手掏出几百块钱来放在她手里。

  “苗远,你丫就一混蛋!那不是你老婆?”徐雅瞬间暴怒,胳膊猛抖几下挣脱了我,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我脸上。

  不过马上她就显出一丝慌张,而我则是一脸苦笑。

  “苗……你们俩……怎么回事儿?”事出非常即为妖,这道理只要冷静一点很容易就能想得到。

  “离婚了,然后就再没联系过,所以她的事儿我一点儿也不知道。还是……还是麻烦你去一趟吧!”我固执地把钱交到她手里,这次她没有拒绝,不过还是有点犹豫。

  “我能帮什么忙么?”或许是女人的本性发作,她这么问并不让我的觉得奇怪,毕竟我们俩也算是相识一场。

  “还真有点事儿,我要找一个人……”

  中国人说世事人情,总喜欢以“江湖”做比,师父说这个意思内涵深刻,没有些人生历练的并不清楚这说法的含义是什么:江湖广阔,逞强一时快,示弱得太平。

  如果不是遇见周正军,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在市医院里居然能够和院党委书记坐在一起吃饭喝酒,如果不是徐雅对此人好奇,这方寸之地还真就找不出来他藏身的所在。怨不得之前孙氏兄弟连番五次都没能把他拿下,感情这位是深藏不漏!性吧首发

  “苗队真是好本事!我藏这么深都能让你找出来,看来这回要不吐点真货出来,怕是不能让我落好儿啊!”

  我没理会他,知道这是向我示威。

  “陈书记,咱们打交道不多,不知道你们俩的关系……”我递过去一支烟,对方摆摆手没有接。

  “苗队,你的事儿我略有耳闻,方便说说么?”陈书记老练,毕竟不是小伙子了。

  我一笑,看了一眼周正军,说道:“我的事儿您听见的都是真的,不过我还是要当着两位的面儿说一句:今儿我要是扭脸儿走人,老周活不过这个礼拜,你们信么?”

  周正军勃然变色,站起来就要和我撕扯,但是陈书记一摆手,脸色阴沉得像是被纪委带走双规的样子:“军儿,外面的事儿你还是不清楚,要你还信我,听句劝,苗远怎么也比楼下那帮祸害靠得住,终究他是个人!”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事情似乎总在出乎我的意料。

  “苗队,就一句话,我信你,你值么?”周正军的语气很重,不是调侃。

  “你要是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保你一条命!”我也给了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