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强制】【长篇 第29章】【作者:popo_fly】

【人妻强制】【长篇 第29章】【作者:popo_fly】

本帖最后由 加多宝111 于 2016-12-16 07:24 编辑

 台湾妹中文娱乐网。欢迎加入http://312ff.com--原创作者:popo_fly

【人妻强制】【第29章】【作者:popo_fly】【性吧首发】

  接下来的几天相对安静,妻子表现正常,而也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我的内心是压抑痛苦的,连带着家庭的气氛也有点压抑。虽然我能感觉到妻子对我比之前还要温柔,甚至有一天晚上主动的用嘴来为我服务。这是之前想都不要想的。当我的肉棒被妻子温暖的小嘴包裹起来,被她的舌头温柔的舔弄着,我的愤怒和欲火就被同时点燃。我嚯的一下把坚硬的肉棒从妻子的嘴里拔出,二话不说,把妻子推到,狠狠的插进她的淫器里。妻子的阴道还有些涩,但我毫不怜惜的开始了抽插。妻子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本能的有些抗拒这种粗暴的性交。但是她的身体只是僵硬了一下就妥协了,随后,在我的粗暴蹂躏之中,妻子竟然也渐渐彻底动情起来,下体也变的油滑滋润,肉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变成了一种彻底的享受。那天晚上,我狠狠的发泄着,几次三番的操妻子,直到她累的动弹不得。事后,我也有点纳闷,怎么自己的身体竟然也能这么强。

  然而家庭的气氛并没有因为这次疯狂的性爱变好,连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阴沉。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好兄弟张杰,他的职业是刑警。

  我和张杰认识时他还是一个10岁左右的小孩子。那时我也刚刚走进社会。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几个半大的孩子在一个小巷子里围堵张杰,于是就狠狠在那几个毛孩子的屁股上踹上几脚,赶跑他们,然后又把膝盖磕破的张杰送到医院处理了下。当我把他送回去的时候才知道他是个孤儿,住在孤儿院里。他还有个姐姐叫吕冰,事实上他们不是真姐妹,只是在这个孤儿院里结成了患难姐弟。

  从此我跟这一对小姐弟扯上关系,我经常去看他们,给他们送东西。而他们姐弟俩似乎对被别人领养也很在意。所以就一直留在孤儿院。我有时想把他们接出来,但我完全没法通过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审查。

  后来,这对姐弟长大读书,开始力所能及的打工。而我也在某种力量的鞭策下取得一些成功。可以轻松资助姐弟俩。结果这对姐弟都考入了警察系统,说是要扬善除恶。

  我思考良久,觉得还是把事情说给张杰,也许可以寻找一个解决办法,也许述说本身也是一种解脱。性吧首发

  张杰接到电话,很快就出现在我定的包厢里,一见面照样是嘻嘻哈哈的说笑几句。只是他很快就发现气氛不对,于是便也严肃的坐下陪我喝酒。也许像张杰这样的孤儿才更懂得痛苦和孤独的滋味吧。

  我们对着喝了半天闷酒,我点上一支烟,在云雾缭绕之中沉默许久后,终于说了出来,“你嫂子出轨了。”

  “不能吧。”张杰的第一反应就是惊骇的否认。

  我苦笑了一下,“我在我家里见到的。”

  如果说张杰刚才只是陪着我沉默,那他现在的心情就是真的不好了,他的脸也变的阴沉起来。嘴里的烟抽的滋滋响。

  “嫂子不是这样的人。”他皱着眉头声音有些痛苦。

  “第一次应该是被强暴的,”我叹口气,“但她什么都没说,之后那个男人来纠缠她,她也没说也摆脱不了。”

  “操!”张杰怒骂一声,拳头狠狠砸在桌子上。震的碟子碗哗啦哗啦响。

  张杰紧接着长长吁了一口气,“嫂子的性格的确是软弱了些。”

  我没有回他,仍然低头吸烟。张杰也没有出声,我们俩闷闷的开始一包一包的吸,时不时碰一个杯,杯杯见底。

  我和张杰喝了整整一下午的闷酒。

  “哥,你说这事怎么办?只要我能做到的,都交给我。说什么也要让这家伙付出代价。”张杰忿忿的说。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摇摇头,酒精把脑子烧的有些疼。

  “妈的,他死定了,妈的,他死定了。”张杰反反复复重复着这句话。他也有些喝高了。

  “哥,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张杰忽然很严肃的坐直了身子,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完全不像喝醉的样子。

  “什么事?”我问到。

  “吕冰姐爱的是你,她一直没有告诉你。她跟我结婚是假的。”张杰说到。

  “什么!”我的脑袋有些更痛了。

  其实我能感觉到吕冰对我的好感,但是我一直把她归位于报恩的心态。对我来说吕冰只是个小妹妹罢了。后来吕冰和张杰结婚,虽然我感觉有点怪怪的,可是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亲如兄妹,但毕竟不是亲兄妹,所以我还在他们的婚礼上好好祝福了他们。性吧首发

  “我姐一直想嫁的人是你,她原本想长大了再告诉你。可使你后来找了嫂子。嫂子这么好的人,要是别人我姐还打算整整,可是嫂子这样长的好,性格也温柔的女孩就只能算了。”张杰说。

  “我姐和我结婚完全是为了让你放心,可以全部的去爱嫂子。我和我姐结婚后也一直分房睡,我姐现在还是个处女。”

  “……”我听了无言已对。

  “我叫我姐过来!”张杰站起身走出去打电话。

  “别~”,我阻止道。

  张杰还是走了出去。

  我抓起酒杯把杯中酒再次痛饮。真相,有时是如此惨烈让人无法正视。

  吕冰很快就出现在包间里,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她还穿着一身警服,显得英姿飒爽,与众不同的是警裙下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又为她平添一股妩媚的风韵。

  “两个大男人,无论遇到什么事,也不能搞成这样啊。”吕冰看着桌上堆成山的酒瓶和烟头。“别让我瞧不起你们两个啊。”

  吕冰用女人的方式迅速结束了我和张杰的宴会。我在吕冰的搀扶下,(其实我觉得自己完全不需要搀扶)坐进吕冰开来的警车。一路回到张杰和吕冰的家。

  再次踏入这个熟悉的地方颇有一种熟悉的陌生人的感觉。不由得有点唏嘘。

  “哥,我先回去躺会。让我姐陪陪你。”张杰说着要钻进自己的房间,我以前一直以为那是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