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全家性解放】【未完】

【全家性解放】【未完】

本帖最后由 二级流氓 于 2017-1-11 14:08 编辑

  全家性解放(一)

  今天赵磊回来的特别早,一放学就回家去了,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操场打球才是,因为今天是他的十六岁生日,他迫不及待地就要回到家里,看看爸爸妈妈为他准备的生日惊喜。

  只是当赵磊回到家里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都还没回来,在他还在有些难过的时候,手机来传来了一条妈妈秦雅发来的短信,内容是:「宝贝儿,今天路上堵车,妈妈会尽快赶回来的,爸爸已经去拿蛋糕了,今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看来妈妈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生日,赵磊的心情由阴转晴,放下了书包在房间不断晃荡,他此刻的心情任谁都看得出来非常兴奋。

  赵磊突然灵光一闪:「妈妈会不会把礼物放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待会拿给自己呢。」赵磊一想到未知的礼物,心里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似的,心里痒痒的很。

  所以他决定进去偷偷看看会不会真的如自己所料那样,父母的房间是从来不锁门的,把手一扭赵磊轻易地进去了主卧,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茉莉清香,那是妈妈平时身上的香水味,很淡不刺鼻但能让让人精神放松。

  赵磊深吸了一口卧室中的芬香,感觉妈妈秦雅就在自己身边一样,那是一个美丽又温柔的女人,打扮时髦,说话声音轻声细语,让人跟她在一起时毫无压力。

  赵磊一进房间就看到了扔在床上的色蕾丝镂空睡衣,那肯定是妈妈早上起来换下来的,都没来的及收

  赵磊怀着紧张的心情拿了起来,仔细地闻了闻,睡衣上还残留着妈妈的体香,只是在脑海中幻想下妈妈穿着这件内衣的样子,赵磊的小鸡鸡就止不住勃起。

  即使是这么宽松的校服都藏不住他的鸡巴,在赵磊很小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的小鸡鸡跟别人的不一样,别人的都是小小的一只毛毛虫一样,而同龄的他却已经跟香肠一样粗了。

  一边闻着睡衣上的香味一边脑海里在幻想妈妈美妙的胴体,赵磊的右手习惯性地摸去了鸡巴,开始有节奏地撸动起来。

  想着妈妈厚实又Q弹的性感嘴唇,和那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呼之欲出的酥胸,想象着妈妈穿着这件性感诱人的睡衣只要简单地把裙子下摆往上一撩,不管是从屁股后面还是骑坐在爸爸的腰上,那这样视觉和感官刺激都足以让人喷鼻血。

  赵磊的想象越来越疯狂,手里撸动鸡巴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像魔鬼一样贪婪地索取,终于止不住刹车,一股又一股的浓精喷射而出,白灼的精液在那黑色睡衣尤为明显。

  反正都已经弄脏了,赵磊脆用着还算净的一角抹了抹自己龟头上还流淌出来的余精,事后赵磊才想起来这件睡衣应该是妈妈最近新买的,自己这样把它弄脏,肯定要被骂死,赶紧拿到了卫生间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扔到洗衣机里倒了洗衣液就开始清洗。

  在他刚出来卫生间的时候,妈妈秦雅也刚好回来了,一进门就见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秦雅脸上说不出的高兴,赵磊有些紧张地叫了妈妈一声:「妈妈,你回来了。」秦雅换下脚上的高跟鞋,略带抱歉地说:「宝贝对不起,今天回来晚了,爸爸呢?爸爸是不是还没有回来。」秦雅换下了居家的棉拖鞋,走到赵磊的跟前,她的身高是一米七,在女性里面算是比较高的了,而赵磊虽然已经十六岁了,但身高却一直长不起来,只有一米六八左右,还没有妈妈高。

  秦雅略微地低下头亲吻了一下儿子的额头,表示自己的歉意,当她凑近儿子身边的时候她那灵敏的鼻子却嗅到了一些奇怪的气味,秦雅试着又多深呼吸了几次。

  脸色突然板了起来,皱着眉有些生气地质问儿子:「磊磊你刚才在妈妈回家之前都做了什么了?」赵磊眼神飘忽不敢直视妈妈,结结巴巴地回答:「没、没有呀,什么都没做。」秦雅怀疑地看了儿子一眼,没有跟他废话,直接把手抓向了赵磊的裆部,用她灵活的手指在赵磊睾丸附近的某个地方按压起来,赵磊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弯了下来直接喊疼:「妈妈,别按了,疼。」秦雅有些调皮地笑着说:「看你以后还敢在妈妈面前不老实不,在妈妈面前还敢撒谎,妈妈再问你一遍,是不是在妈妈回来之前做什么坏事了,哼。」嘴里虽然说的厉害,但秦雅心疼这个宝贝儿子,哪里真的肯看他难受,手上的力道减轻了不少,抓着睾丸以及按压穴位的手更像是在给赵磊做保健按摩。

  「我说我说,妈妈别捏了,鸡鸡难受。」

  赵磊害怕妈妈再使坏,赶紧招供:「我、我就是看到妈妈的、妈妈的那件睡衣,忍不住拿起来闻了下,鸡鸡难受,就、就……」秦雅杏目圆瞪,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把妈妈那件新买的睡衣拿去干坏事了?

  是不是射了?」

  赵磊害怕地点了点头,但他紧接着说道:「不过,我已经放洗衣机里清洗了。」秦雅的头顿时一个变两个大,那件高档的真丝睡衣算是保不住了,但她一想到自己是儿子的生日,便什么气都消了,看着儿子有些无奈地说道:「妈妈都要被你气死了。算了,今天就原谅你了,谁让你今天生日,小寿星最大。」赵磊这才松了一口气,突然秦雅又说道:「不是跟你说了,一个星期不能超过三次的吗,还得让妈妈在监督下才可以玩鸡鸡,你说这是第几次了这个星期,还是自己偷偷用妈妈的衣服射的。」赵磊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怯生生地回答道:「是六次。」秦雅顿时又好气又好笑,看着自己的儿子,一下也没了脾气:「还有脸说,怎么跟妈妈约定的,都六次了,都不害臊。肯定又射了很多到衣服上,到时候洗完了衣服上也会有你的牛奶味,让爸爸知道了看他怎么说你。」赵磊撒娇地摇了摇妈妈的手臂,求她不要告诉把这件事告诉爸爸,秦雅看着儿子溺爱地摸了摸他的头说:「那就看你以后听不听话了,要再是自己不听妈妈的话,偷偷玩鸡鸡射出来,就再不帮你解决了。」赵磊开心地点了点头,看妈妈的语气就知道自己算是逃过一劫了,他开始依偎在秦雅的身体,有些撒娇地说道:「妈妈,什么时候开饭呀,我肚子都饿扁了。」说着话呢,大门外响起了一阵金属钥匙插进孔里的声音,进门的正是赵磊的爸爸赵琛,他手里提着一个蛋糕还有好些东西。

  「看,爸爸回来了,可以开饭了。」

  秦雅接过丈夫手里的东西,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赵琛见了儿子先是对他说了声生日快乐,又和他聊了几句便回房去换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