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医院风流】【作者:HUAFOX】【完】

【医院风流】【作者:HUAFOX】【完】

李妄云今天刚刚解决完公事不久,突然想起了玉女般的天使护士刘芸,不由得嘴角露出笑意。「今天去找小姨时,顺便去看看她吧。」他心里想到美丽的小姨时,嘴上更是挂上一丝堪称淫荡的笑容……到了医院辗转了会儿,发现刘曦月休息时,有些失望。这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娇笑:「怎么,很失望吧!」李妄云扭过头,见刘芸含羞带笑地看着自己,道:「哪会失望呢,这不美丽的天使就来到妄云身边了。妄云可是每天渴望每天看到刘芸天使姐姐的呀。」「人家才不是天使呢!」刘芸调皮地歪着头看着李妄云,「小姨今天开始公假,带着香儿到三亚去了。」

  「刘芸姐姐,怎么没有去呢?」

  「?」刘芸愣了愣,随即娇笑道,「可没有这级别。」此时夜渐渐深了,李妄云和v相拥着站在窗前远眺昆明的夜

  彼此依偎着倾听着心灵的跳动,无言无语,四目相视,心与心的碰撞,爱与爱的信息沟通,眉目传情,火花飞溅,此时无声胜有声!

  李妄云亲吻她精致的耳垂,最后落在刘芸迷人的红唇上,被他火热的双唇攻击,刘芸感觉自己好像在梦中一样,当李妄云的舌尖分开她双唇时,她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当他的双唇与她香舌缠绕到一起时,刘芸口中开始分泌出津液。

  李妄云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湿润、柔软的双唇,粗大的舌头伸进了刘芸的小口,他的舌头放肆的在雅诗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她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与她香舌纠缠不休,同时更尝尽她口腔里的玉津甘露。

  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刘芸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他们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刘芸美丽娇艳的秀美桃腮羞红如火,娇美只觉阵阵从末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几乎软弱无力地软瘫下来,「唔」娇俏瑶鼻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

  李妄云不理会刘芸美丽可爱的小瑶鼻中不断的火热娇羞的??,鼻中闻到一阵阵冰清玉洁的处特有的体香,不由得欲焰高燃,一双大手在刘芸的玉体上游走,先轻抚着v的玉颊桃腮,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嫩滑腻……双手渐渐下移,经过v挺直白皙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隔着一层薄薄的护士服握住了刘芸那饱满翘挺、娇软柔润,盈盈不堪一握的处女椒乳,他的一双手握住刘芸圣洁美丽的娇挺椒乳一阵抚搓、揉捏……同时低下头,再次湿吻住刘芸鲜红柔嫩的樱唇。

  「唔……」

  刘芸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任他火热地卷住了她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

  「嗯……嗯……嗯……」

  刘芸娇俏的小瑶鼻火热地娇羞轻哼。此时的刘芸已是媚眼如丝、眉黛含春,色蕾丝胸罩已被李妄云解开,一双敏感坚挺的玉峰,毫无屏障地落入了他的手中,在他时而温柔、时而强猛的揉搓抚爱当中,刘芸乳上的蓓蕾已然绽放,雪白上那两点娇媚粉嫩的红点,仍诱的人心痒难搔。偏偏李妄云的技巧还不只此,在春心荡漾的刘芸默许当中,他的手已滑入了唐美芸裙内。

  「嗯……不要嘛……」刘芸羞涩地说。

  李妄云的手溜进了刘芸的裙,经过柳腰,插进了刘芸的腿根中,抚摸着刘芸的内侧,她又急又羞,但被心许已久的情郎抚摸的快感令她下意识轻轻分开,占据着刘芸美臀的灼热五指趁势隔探到刘芸更深更柔软的底部,隔着内裤直接挑逗刘芸的蜜唇。

  刘芸赶紧并拢双腿夹住他的右手,这令李妄云更快感,他朝着刘芸笑了。

  「刘芸姐姐,这么敏感?」

  「你坏,不要啊……」刘芸羞涩地说。

  渐渐地,李妄云的手指「侵袭」到了刘芸那处女娇软滑嫩的「玉沟」「唔……」一声火热而娇羞的??自刘芸美丽可爱的小瑶鼻。

  刘芸也感觉到了,自己那从未为男人开放的幽谷当中,此刻已是湿滑无比,一的黏稠津液,正逐渐逐渐地滑了出去,加上他的手早已覆上了她珍秘的幽谷,指头正巧妙地拔弄着她勃的珍珠,如弹奏乐器般地诱出她狂野的欲火,当他的手指再次插入她的玉胯,刘芸只有银牙轻咬,美眸羞合,艰难地抗拒着那一波又一波蚀骨的欲仙欲浪的肉欲快感……

  「唔……不要……」忍不住一声火热羞涩的少女呻吟冲出刘芸秀美娇俏的瑶鼻,她的娇啼虽然短促、模糊,但李妄云却如闻仙乐,他加紧挑逗,只觉刘芸玉胯中越来越滑,到后来更是热流阵阵……

  刘芸娇美雪白的圣洁玉体已不自觉地微妙地随着李妄云手指在她上的滑动而蠕动回应……

  刘芸秀美清纯的绝色娇?更是火红娇艳,晶莹玲?、秀美娇俏的瑶鼻渐渐开始娇啼婉转、??呻吟地回应我的每一次轻舔、擦动……刘芸半推半就轻轻地挣紮,李妄云的右手伸到刘芸的玉背之上,提起了护士服上缘的拉链头,缓慢的但是坚决的向下拉去,拉链从刘芸的背部一直被拉到了腰部,连衣裙向身体两旁敞开,她光洁完美得不带一丝瑕疵的玉背终於完全的袒露出来。

  李妄云右手停在刘芸高耸的酥胸上了,握住了刘芸盈盈不堪一握的玉峰,扯下乳罩,他体会到掌下椒乳饱满而弹力十足,他用面颊摩擦着刘芸细嫩的脸蛋,双手抚弄着她浑圆饱满的雪峰,他忽而挤压忽而搓揉,忽而捏夹乳峰上诱人的小点点,喉结上下移动,喉头也出「哢哢」的声音,胯下的巨大更是将裤顶成一顶帐篷,直直的指向刘芸的臀部中间。

  刘芸娇喘着,一只雪白的乳罩之下,高耸的酥胸起伏不定,他的手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上,触手只觉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

  李妄云的右手沿着刘芸乌黑亮丽的秀,顺着柔软她滑顺的坚毅背脊,延伸到她坚实的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轻柔的抚摸,尽管他已经不是处男,但性感的刘芸令他无抗拒,此时的他早已经是熟练的花丛老手,他的手溜进了刘芸的三角内裤,摸到了一丛柔软略微弯曲的毛,芳草萋萋之处着实令人怦然心动,恨不得马上剥开草丛,一窥迷人灵魂的神秘之境,沿着刘芸的芳草地,他开始抚摸着她的花唇。

  刘芸紧闭美目,全身散出淡淡处女身体的幽香,当李妄云的手在唐美芸的圣洁花谷搓揉,她忽然感觉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兴奋快感,两朵害羞自己感觉的红云飘上脸颊,美丽眼神露出媚波荡漾流转……刘芸被李妄云触碰到女人最神圣、最敏感的部位,她的身体逐渐火热,有无形容的酥痒感,扩散到整个,舒畅的感觉让她呻吟,一声高亢的喊叫从刘芸口中冲出,然后一动不动地过了十来秒?才放松了肢体,一股汁水从他那掩住蜜壶的手指间汩汩而出……刘芸高潮了,从未接受甘露滋润,也未经外客到访的小蜜壶传来一波一波强烈的刺骨酸痒,她情不自禁的擡起头来,大口喘气,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出令人的嗯唔呻吟,然后娇软无力的瘫软在李妄云的怀里,任凭他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