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冥想掌控】【作者:不详】【未完】

【冥想掌控】【作者:不详】【未完】

本帖最后由 小邪无帝 于 2017-1-5 03:48 编辑

  第一章 能力

  一名身材貌美的性感的女同学在班里扫地。

  因高温,她稍微扫一地就大汗淋漓,汗水湿透她的衣衫,让她十分困扰。

  沈琬冰看着抽屉中的备用衣服,像是陷入思考一样,低喃道:「要不要换件衣服呢呢。」到最后她还是放弃换衣服再值日的想法。

  虽然被汗水湿透的衣衫让她更加性感无比,可是这十分的羞耻啊(不过这个时间应该没有人的。)她在心里是这样想的。

  师丹在一个角落拿着一本古书,偷看着沈琬冰。

  沈琬冰性感身体鲜明地印在了师丹眼里,心脏扑通扑通地颤抖个不停,师丹能清楚下身那里硬了。师丹看着手中的古书,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

  (殊死一搏吧!)

  师丹走到沈琬冰身后,翻开古书的一页,似乎在念书中的内容。

  沈琬冰听到声音后,一瞬间僵住了身体。她急忙转过头,发现了师丹。她下意识看着自已胸部——白色蕾丝显然而见。

  (啊啊,该死的高温。)

  (要被同班同学看光了!)她着急道:「师丹你快出去好吗?」师丹不为所动。

  她冷若寒霜,正欲用手推师丹出去时

  师丹似乎念完了内容,眼中闪烁中奇怪的光芒。一道无人看到的红光,射进了沈琬冰的脑袋。

  沈琬冰一瞬间僵住身体。像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她的身体,让她无法保持正常。那浑的眼睛瞬间被赤红取代。

  很快,沈琬冰的眼眸恢复了平时的颜色,脸上浮现往常的生气。但脑中不知为何疼痛,她使尽摇了摇头,试图把痛苦抛出脑外。

  (这是怎么了)

  一道十分熟悉的声音将她的意识唤回来。

  蜱慊共豢熳鲋等眨俊

  沈琬冰闻言,脑袋清醒了过来,她脸上浮现古怪神色,双眸闪烁着奇怪的红光,她喃喃道:「对,我要早点做完值日,早点回家洗澡。」随后,她做出令人费思不解的行动。把衣服脱的精光。

  在师丹的满是兴奋目光下,雪白妖艳的裸体毫不吝啬地展现在他的眼前。

  一旁师丹故作惊讶,呼吸顿时就急促了,不可思议似出口道:「沈琬冰你、你现在是裸体啊。」沈琬冰皱了皱眉头,对师丹震惊表示十分惊讶,她理所当然道:「在师丹面前,裸体做值日,不是很正常吗?」似乎在诉说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此时的沈琬冰显露出那足以引诱这世界上每位男人疯狂、犯罪的雪白身躯。

  她衣物都随意地上摆放着。

  师丹不由吞了吞口水,强大的好奇心驱使着他拿起这些衣物。当衣物被拿起手时,飘出不禁令人呼吸的紊乱的少女香气。

  那本书果然是有效的,他暗喜道。

  那本书是从他去族寺时得到的,当时他很好奇打开那本书时,那本书的文字如有磁力一般,一直吸引师丹。那本书所有文字,师丹可以肯定从没学过,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认识这些文字。

  很快,他在这本书找到了「秘法」按照书上的训练方法进行训练,就能以大量精神力来控制别人,以此获得比常人更强大的力量。这个力量,他唤成「秘法。」幸好现在学校没什么人要是被发现此等诡异之事,他一定会被捉走的吧。

  反正今天主要是测试,今天就放过她?他恣意扫过沈琬冰一丝不挂的身体,要霸王硬上弓吗?他开始犹豫起来。

  就此同时,他脑袋一疼,这是精神力带来的副作用,过度使用还会强制晕倒。

  师丹叹了一口气,想干都干不了。

  此时沈琬冰做完值日,放好了扫把,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正欲穿上时。

  师丹着急出言道:「请等一下。」

  「请将你的内裤送给我。」

  师丹提出一个让这世上任何女性讨厌的物理要求,沈琬不由些恼怒,刚要出口反对时。一瞬间,一道不知从何来的红光射入了她的脑袋。

  (成功了!)

  师丹在心中欢呼着。重复对象可以不用念咒语,直接控制就可以了。

  沈琬冰双眼空洞,人偶如一样拿起内裤,递给师丹。却不知此时她的行为是多么不符合情理。

  沈琬冰靠近时,师丹心跳愈发激烈,一股热流自脊椎升起,而后流遍全身。

  平时所暗慕的女神,就这样赤身裸体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内裤上还留于少女的余香,让师丹更心猿意马。

  (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将她占为已有)

  师丹看着穿好衣服的沈琬冰越走越远时,脑海突然弹出这一念头。他身体不受控制,正欲施展精神力时。

  突如其来的痛苦如潮水般袭击着师丹,师丹不由流下冷汗,这痛苦如冷水一般熄灭了欲火。

  (该死,这是副作用吗)

  他越看着美人的倩影,他甚是不甘。

  (臭婊子,我迟早让你在我身下呻吟。)

  第二章 家

  「妹妹,快开门啊。」

  师丹着急的敲打门,喊道。

  「她该不会又沉迷在韩剧。」师丹心里想道

  不久后,门开了。

  一个拥有着可爱的脸蛋,一袭乌黑而光滑的长发与锐利的眼神令人印象深刻,拥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傲人身材,饱满而翘挺的酥胸,脸上带着一些恼怒,出现在师丹面前。

  妹妹师雪漫冷冽盯着师丹,师丹勉强一笑。师丹挠了挠头,强笑道:「那个,我今天有点事情,所以晚了。」气氛好像被空气凝固一样。

  师雪漫率先打破这气氛,她冷若寒霜质问道:「你钥匙呢?」「忘记带了。」似乎这句话踩到她的痛脚,师雪漫冷若寒霜道:「这第几次忘带了?次次都要麻烦我打开门。

  「没有下一次了!」

  师雪漫气冲冲回房间了,最后还大声怒斥师丹早点做饭。没有注意到,师丹的双眸中曾出现一道红光。

  「妹妹,饭好了。」

  在客厅,师丹端好饭菜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