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禽兽继父胯下挣扎的妻子】(2.3-2.4)【作者:老东北】

【禽兽继父胯下挣扎的妻子】(2.3-2.4)【作者:老东北】

12 【禽兽继父胯下挣扎的妻子】(2.3-2.4)【作者:老东北】 作者:老东北
字数:128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3

  「嗯嗯」细嫩的小手攥着一把钢锉,手心已经被磨得破了皮。

  「第五个了」小孩看着身下木板上的五个小洞,小洞上宽下窄,用手一抠,
抠出里面的木头,木板下面的景象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一个昏暗的小空间,只有一盏发出黄幽幽灯光的小灯泡,幼小的身躯站
起来也只能低着头,空间的角落摆满杂物,小孩的身边是一套陈旧的被褥。

  木板下面传来一阵阵女人痛苦的呻吟声。

  小孩扒着小洞向下看去,一个黝精壮的身体下面死死的压着一具雪白娇小
的身躯,两条秀美匀称的大腿被抬得向屋顶高高的翘起,白嫩的两只小脚无助的
晃动着。

  一阵「啪,啪,啪……」的极速抽插声伴随着一阵阵女人的娇喘传进了小孩
的耳中。

  小孩伸手摸向自己的胯间,幼嫩的小鸡子已经勃起,他用小手紧紧的攥着小
鸡子,小鸡子传来一种想要尿尿的感觉。

              突然画面一转

  「猪蹄子好吃吧,张泉」一个粗壮满脸油腻的中年大汉用手拍拍小孩的小脑
袋,小孩吃的满嘴都是油腻,不住的点头。

  「明天还有猪头肉,你只要告诉我吕坤什么时候不在家,明天你还可以过来
吃,好不好」那壮汉说道

  「二叔你想要什么」小孩怯怯的问道

  「没什么,陪你妈聊聊天」大汉说

  小孩很聪明,停止了嘴中的咀嚼,说:「不好,我明天不来了」。

  大汉一把捏住小孩的脖子,「小兔崽子,你只要告诉我,我就给你肉吃,不
说,我看到你就打你,听道没有。」

  小孩面露哭色,懦弱的点点头。

              画面又是一转

  娇柔的女人坐在床边轻轻的抽泣。

  「明天把开诊所的苏万全,苏大夫那个老不死的给我伺候好了,老不死的东
西,逼债逼的这么紧还不就是惦记你,你明天把他伺候好,我欠他的赌债一笔勾
销,你要是扭扭捏捏的别怪我打残张泉那个小兔崽子。」一个黝黑的人影恶狠狠
的说

  「吕坤,你真是个畜生,你还不如叫我去死。」哭泣中的娇柔女人无助说道

  张泉的身体在床上扭动着,脑袋在枕头上来回不断的摆动,额头冒出细密的
汗珠。

  「」的一声张泉做了起来,摇摇脑袋,原来是做了个长长的梦。张泉抬起
头看看屋顶上那几个破损的小洞,嘴角不禁传来「嘶……」的一声

  这梦怎么如此真实而又熟悉,好像一直被压抑在头脑的最深处,似乎自己一
直想要把它遗忘掉,把它在记忆中抹除出去。

  「那洞难道是我……不,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了,我怎么会干这样的事情」
张泉感到自己的脑袋一阵阵的发麻,四肢有些无力,嘴中干渴。

  张泉下地倒了一杯水大口的灌了下去,扭头看看床上的妻子,妻子还在甜甜
的睡着,外面太阳已经老高。屋中餐桌上放着一盆小米粥,两个棒子面的贴饼,
一碟咸菜,用冷布盖好。屋顶没有动静,吕坤好像早就出去了。

  「怎么睡了这么久,昏昏沉沉的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只记得吕坤这个老畜
生偷窥柳淑洗澡,今天必须得回去」张泉正在想着,床上的柳淑「咛嘤」一声,
也渐渐的醒了过来。

  柳淑缓缓的坐起身来,看看外面的太阳老高,也感到纳闷,心道「怎么睡了
这么久」突然感觉到下体有点胀痛,伸手在自己的胯下一抹,摸的一手黏黏的。

  不禁脸色微红,对着张泉娇羞的说道「你怎么了,昨天累成那样,睡得死猪
似得,你什么时候起来的还干这事。」

  张泉有点没反映过来,还心想「我干什么了」,但看到自己的妻子面带桃花,
说话语气含羞,突然心中感觉一阵不妙「不好,是不是这个老畜生……」

  张泉心中怀疑,却又没法对妻子说出口,想到疼爱自己的妻子被吕坤这个老
畜生染指心中就如刀剜一般。

  柳淑看张泉脸色不对,轻轻的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张泉缓过神来,压下心中的怒火说:「没什么,咱们今天就回去吧,我心里
感觉有点不太舒服。」

  「好吧,我听你的」柳淑顺从的点点头。

  这柳淑下的地来,感觉肚中有些便意,回身在自己的行李箱中拿起一块首纸,
来到院中墙角的厕所。这农村的厕所,大多就盖在自己的家中,砖头垒个小棚,
下面挖个大坑,坑上铺两块大板,门口挂块破门帘。平时大便满了挖出来活上土,
拉到地里当肥料。柳淑撩开那埋汰咕叽的门帘,差点没吐出来。因为是夏天,只
见那坑中黄里吧唧,酱酱糊糊的一大坑,上面爬满了一层苍蝇「嗡嗡」乱响,浑
身蠕动的蛆虫顺着木板往外爬,几乎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奈何柳淑憋的难受,
只得捏着鼻子,跷着脚,褪下睡裤,把自己那雪白的屁股对着那酱糊糊的茅坑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