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奇妙之馆】(杭玲篇)【作者:CO100】

【奇妙之馆】(杭玲篇)【作者:CO100】

3 【奇妙之馆】(杭玲篇)【作者:CO100】 作者:CO100
字数:58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杭玲篇

  又是深夜,王姐独自在店里喝着酒水看着一本厚厚的书象是在等什么人的到
来,正在此时店门被打开了。一个西装领带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个穿着
白衣裙的ol连衣裙的女孩。

  男子犹豫了下,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黑色的请柬说道:「你好,我姓
张,朋友介绍我来这里的,这是我的请柬。」

  王姐接过请柬看了看就收了起来,合上书抬头看象张先生和他带来的女孩。

  张先生张的很普通,一身行头没一件超过1000的,看样子是个小职员,
而那个女孩虽然也穿着普通的ol装但是165的身高加上高跟鞋明显气质比张
先生高出一大截,女孩黑色短裙衬托的一双美腿更加修长,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下
双腿曲线完美,腰部在连衣裙收腰设计下衬托的更加纤细,向对的本来就大的双
乳在上衣v型开口里一条深深的乳沟荒人眼球。

  「你好,我姓王,是这店的老板,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需要吗?」王姐打量
完两人问那张先生。

  「是这样的,这位是我的同时杭玲,我们明天要去接待一位客户,但我们都
刚进入公司不熟悉应该怎么办。」张先生说到,「我朋友听说后就介绍我带着杭
玲来到这里了。」

  王姐看向叫杭玲的女孩,只见女孩在最初被店门口橱窗里的模特吓到后的不
知所措后已经慢慢冷静了,她乖巧的站在男子身边,让男子来交涉,自己好奇的
打量墙上的各式镣铐,还不时的打量王姐。

  王姐突然问了句莫名的话:「你们觉得什么是最重要的?」

  张先生想也没想回答到:「当然是成功,事业成功了就什么都有了。」

  杭玲确回答说:「是满足,能感觉到满足才是最重要的。」

  王姐笑了笑转身说道:「进到里面吧,我来帮你们达成期望。」

  三人走到了店的里间其中一间房间,王姐随手关上厚重的隔音门,伸手去解
杭玲的衣服。

  杭玲犹豫了下,还是没动,任由王姐解开衣服的钮扣。不一会,上衣就被脱
去,露出黑色的蕾丝乳罩,王姐继续去脱杭玲的裙子,露出了性感的蕾丝内裤。

  此时杭玲身上只穿着丝袜和蕾丝内衣裤,王姐又把杭玲遮住胸口的双手放在
身后,拿起边上一根绳子开始固定手腕。

  杭玲想到了橱窗里那些真人模特,异样的感觉弥漫在心头,任由王姐把自己
的双手绑在身后,没有反抗。不一会手腕固定了,王姐用力向上一拉绳索,杭玲
痛呼一声,但双手确被拉到了背部,王姐的动作还在继续,杭玲觉得自己的手肘
被绳子穿了过去,随着绳索的收缩,手肘最后被绑在了一起,最后王姐把绳子固
定住手肘和手腕然后竟然系了个绳圈把杭玲的双手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此时杭玲双手在背后并拢在一起,手肘和手腕完全捆在一起,手腕被直接系
在脖子上一点移动的空间都没。杭玲只能努力的挺起胸来缓解手臂的疼痛和脖子
的窒息,本来就d罩杯的双乳几乎要把乳罩撑破,最后王姐让杭玲跪在一张工作
台前,把脖子上的绳子系在台子上的圆环里,然后杭玲觉得腰部和双腿都被捆在
工作台上了。

  杭玲此时被双手背缚着跪在工作台前,身子被完全固定,一对的乳房被摆放
在工作台上。

  王姐剪下了杭玲的蕾丝乳罩塞进了杭玲的口中,发现不够又剪下了杭玲的蕾
丝内裤,杭玲口中被塞了自己的乳罩和内裤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别人无法听出
她想说什么,王姐这才满意的用胶带把杭玲的嘴给粘住。
  接下去王姐的动作把杭玲吓住了,只见王姐一手托起杭玲的乳房,一手拿出
根金属刺。杭玲现在想要反抗已经晚了,金属刺一下就刺进了杭玲的乳房,随后
拔出的金属刺明显顶部少了一截留在了杭玲的乳房里。疼痛马上袭来,杭玲被固
定的身子一阵痉挛,连沉重的工作台都晃了下,双手的挣扎差点把自己勒死,想
要抬头但脖子被系在工作台上无法移动。本来就被堵住了嘴,被一勒声音更轻了,
只能听到鼻孔中不时传出呻吟声。

  杭玲马上就感觉带乳房里有东西在膨胀,最后到葡萄大小才停止,马上另一
个乳房也被刺了一下,另一个东西也被装进了乳房,又是一阵同样的经历,两次
过后杭玲已经失神了,整个人无力的软倒在那,乳房还是和刚开始一样,摆在工
作台上,上有有两个细小的伤口,连血都没怎么流,谁也想不到乳房里面已经被
装了东西。

  王姐走到杭玲身后,摸了摸杭玲已经湿成一片的阴唇,拿起一金属棍直接插
入了杭玲那满是淫水的阴道,冰冷的金属插入阴道,使得杭玲恢复了点神智,很
快金属棍的顶端就直接插入了杭玲的子宫里,王姐一转金属棍,棍子顶部就象开
花一样顿时张开,王姐一拉棍子,棍子轻松的被抽了出来,但顶部已经变的象个
圆球被卡在了子宫里被留在了里面,杭玲也在这一拉中彻底昏了过去。

  杭玲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自己赤裸的睡在一家酒店的客房里,昨天被脱去